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抗战时期的后方大动脉———中印油管东段视察记  

2012-05-21 17:30:40|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以钦

抗战期间,中原及沿海国土先后沦陷,云南成为抗战的大后方。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又成为盟军的前线。驻在云南的我国陆军即有五个集团军,加上中、美空军及地勤人员与美国的陆军,总数不下数十万人。一切物资补给全靠公路及空中运输,“一滴汽油一滴血”的紧迫情况,使中、美双方都不得不设法摆脱这种被动局面。

1944初,美方提出:在印度的加尔各答到昆明之间,修建一条输油管道,把从大洋彼岸运到印度的汽油直接输入中国。不久,中美双方达成协议:由美国先行空运油管器材到滇缅公路沿线,俟中印公路打通,即开始施工修建油管。

1944年9月,我远征军攻克松山。1945年1月收复畹町,与驻印军在芒友会师。打通了国际交通线后,中美双方即加紧了油管的架设。美方在管道设备上、技术上,我云南沿公路线的各级政府在人力上均作了充分准备,工程发展非常迅速,同年四月即将这条长达千多公里的管道建成,开始输油。

从畹町到昆明,沿途多是崇山峻岭,人烟稀少,汉奸及不法份子破坏油管之事时有发生,中国方面虽派远征军副司令长官黄琪翔兼任中印油管东段司令;在保山设立了中印油管东段司令部,负责保护油管,但破坏事件仍未杜绝。于是,蒋介石令昆明行营、陆军总部、油管工程处及美军驻昆司令部各派员组成油管视察团到现场视察,研讨具体办法。

当时,我在昆明行营任少校参谋,担负与美军的联络业务。当我得知龙云主任派我为行营的代表,参加视察油管时,即到他家向他报告:“这个视察团是个较高级的组织,陆总与油管工程处的代表都是将级军官,美方是窦恩将军的副手米勒上校,我去恐怕不恰当。”龙主任道:“你认为你官阶小,年轻,就不能当我的代表吗?其实,正因你年轻,懂外语,常与美方打交道。加之,我有些对地方官的指示,不便写在手谕上,要你去面讲,才决定派你去的。”于是我面聆了他的指示,领取了公函及手谕后告辞。

翌晨八时,我到陆军总部与其他的三个代表去聆听了何应钦总司令的指示后,便准备出发。这次视察是由美方负责安排,米勒上校亲自把我带到那辆派给行营代表的专用吉普车旁,交代了美国司机后,我们一行四辆吉普车便将在一辆满载武装士兵的中吉普(也叫兵器车)的护送下,向滇东出发。上车时,我发现陆总的王高参和油管工程处刘处长的车子都很拥挤,便对米勒上校说:“您我各坐一车,连个讲话的人都没有,不如我们同坐一车好聊天,我那部车让他们坐好吗?”米勒很赞赏我的意见。从那天以后,我与米勒一直是同车而行。他是个参加过欧战的老军官,已年过半百,态度严肃而豪爽。由于我们无语言的障碍,相外很融洽。他除在正式声合称我“Major  Hu”(胡少校)外,都叫我Young  man”(年青人)。视察归来,我们已成忘年之交。

按日程,我们头一天是视察通往巫家坝、呈贡、陆良、沾益的油管。因沿途只有少数山路,车行较速。直径约十二公分的无缝钢管,沿公路平铺在一侧,每节油管之间用一道金属框子卡严,上紧螺丝即不会漏油。米勒上校介绍说:“破坏油管的人便是从接头处弄开。管内压力很大,一弄开,油便似喷泉涌出,损失是很严重的。”

巫家坝等机场边,都设有几座圆柱形大油库,每座可储 油两千加仑以上。油库周围均装有进、出油的管子和阀门以及仪表等。

在四十年代,这些设备算是很先进的了。昆明、陆良的机场较大,各有这样的油库四座,其他机场则只有两三个。由于滇东的油管线还未发生过破坏事件,我们未多逗留。每到一座县城,我都独自驱车去找专员或县长,传达龙主任的指示,要他们在与代表团会谈时都得强调:“只有依靠地方政府及老百姓,才能保障油管的安全。军队不可能沿线设岗,靠游动巡逻,是防止不了破坏的。”到达下关时,我也向楚大师管区司令张仲强、下关的大队长朱兆等传达了龙主任的这个指示。视察团在与滇东、滇西的地方官员多次开会时,各单位代表对“油管必须由地方政府和老百姓负责,才能确保安全”这一点都无异议,足见龙主任的设想是有远见的。

视察团在陆良机场休息一夜,次晨返回昆明后即继续西行。滇西的公路,大都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油管也多架设在高山陡坡上。每逢高山,在山麓都设有压油站,山顶有抽油站。输油时,上抽下压,汽油才能顺利地翻山越岭而过。每个站都住有美军八、九人,由一班长负责,几个站才有一员少、中尉级军官。站上装有美军自备的发电机,供输油及照明用。美国士兵都住在帐篷里,日夜轮班工作。虽在荒山上,但他们的帐蓬架得很好,大的可容十余人,作为机房、餐厅及文娱活动之用;小的为宿舍,每间住二人。在滇西,我们沿途逗留,耗时较多,晚了即在帐中住宿。行军床上有尼龙蚊帐、鸭绒睡套、毛毯等,床边台上装有台灯,还摆着防蚊油及预防疟疾药品,伙食除美制的罐头外,地方政府还按时提供鲜肉、鸡蛋、蔬菜、水果等,与我军相比,这些美国的生活是优厚多了。此类小站,全线约有一百多个,可以想见,这一千多公里长的油管工程规划是相当大的。据云:云南人民为架设这条国际油管,动员了十余万民工;美方提供的整个设备价值不下千万美元。我们见到那些年轻的美国士兵,工作时都很认真,休息时吵吵闹闹。为了保证汽油源源不断地输入中国,为争取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中美双方都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

在楚雄、祥云等县,都先后发生过油管被破坏的事件。有一次,楚雄境内的油管被撬开,因正值输油时间,管内压力太大,汽油喷得很高很远,等到发现而停止了操作时,汽油已浸泡了不少田地,引起大火,农田房舍被烧毁,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在保山,黄琪翔司令为视察团举行了有当地专员、县长及士绅们参加的晚宴,商讨了油管保护事宜,次日继续西行,在松山山麓,我们向第八军阵亡将士的墓地致敬后,汽车缓缓上山,观看了日军遗留的阵地。一个个交通濠连接的地堡,上面用大圆木复盖,圆木层层堆放,装满沙土的五十三加仑汽油桶,高达好几公尺。桶上面又用泥土填实,然后铺上草皮。经过两年多时间,地堡群上长满了灌木杂草,与天然的山包毫无区别。地堡之间形成交叉火纲,封锁着通路。难怪在大反攻时,美军发射了一万多发炮弹,又用飞机反复轰炸,也末以将其摧毁。第八军将士向上强攻,受到巨大的伤亡。昔日郁郁葱葱的的原始森林,此时已成一片焦土,龙陵县及没中途村落下破瓦残垣。重返家园的人民,一个个面带菜色,憔悴不堪,正忙于重整家乡 。战争的残酷,令人痛心疾首。

到畹町国境线,我们的视察任务便算完成。米勒上校还邀我们去印度看看。但大家离家已廿余日,多人都有事待理,只得以无暇西行为辞。第二天他与我们一同赶回保山,当天即乘专机返回昆明。回来后,我曾去向龙云主任详细报告,并且交了一份视察报告。

 

抗战时期的后方大动脉———中印油管东段视察记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