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寻找畹町  

2011-11-03 10:09:17|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畹町是云南的一个小城。

看得见摸得着的畹町,用不着寻找。好几十年来它一直实实在在站在那里,就站在中缅边境线中国一侧。它是320国道线的终点,也就是上个世纪曾经有颇高知名度的滇缅公路中国这一段的终点。有关它的基本情况,从各种资料上很容易查询到。曾在方志上查阅有关畹町的记载:“畹町”为傣语,意为“太阳当顶的地方”。畹町的历史可追溯到汉代,西汉属益州郡哀牢地,东汉属永昌郡,唐归南诏,宋归大理,元属大理金齿等宣慰司。明代分属遮放副宣抚司和勐卯安抚司。万历年间设置“八关”镇守边疆,畹町属八大关之一的汉龙关屯田区。清代仍分属遮放副宣抚司和勐卯安抚司。1912年属勐卯、遮放弹压委员会,1932年设畹町镇属潞西设治局。1928年,芒市、遮改土司联合征集民工修通芒畹公路(土路)后,畹町便成为今德宏地区和缅北地区来往客商的主要通道。上个世纪,它曾经被称为“中国最袖珍的城市”,数年前,改行政建制为瑞丽市的畹町经济开发区……

 

我一直想寻找的,是小小畹町城沉甸甸的历史,是这历史延绵中畹町扮演过的角色,与这种角色相关的隐秘事件,以及或者述说着,或者寂寞着沉凝在所有这中间的生命感。它的呼吸,它的心跳,它血脉流动时发出的滋滋声响。

 

如果不是那场20世纪中的战争,大概畹町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边境村寨的时日还会长一些。

1938831,滇缅公路全线通车,畹町成为西南重要的国际通道,曾设云南省畹町警察局,直属云南省警察局。设置畹町国际邮局。滇缅公路经仰光——曼德勒——腊戌经滇缅公路进入畹町,滇缅公路从此正式成为中国的国际交通线。畹町即成为一个名声响亮的边境重镇。抗战期间,滇缅公路共运输各国援华物资49万吨,进口汽车10000余辆。高峰时期,在畹町桥头,每2分钟就有一辆汽车出入境,车辆一停绵延数公里,是当时国内最繁忙的国际线。仅仅1941年,经滇缅公路由畹町运入的物资为132193吨,月运量超过万吨,11月份高达17500吨。194238,日军侵占仰光后兵分三路向缅甸全境推进,应英国的邀请,中国组织远征军赴缅作战。远征军200师在缅甸同古与日军血战,歼灭日军5000余人。新编38师应英军要求,在仁安羌与日军激战两昼夜,解救了英军7000余人。腊戌是远征军在缅甸阻敌的最后一个城市,也是远征军的后方基地。200师为掩护远征军主力撤退,被围困在同古,由于英国军队在没有通知远征军的情况下,擅自撤退,将远征军西翼暴露给日军,加上驻守腊戌的守军没有认真组织战役,反击不力,429腊戌被日军占领,10万远征军将士,仅有4万人回到国内,师长戴安澜战死。腊戌吃紧时,入缅远征军各种车辆及伤病员纷纷向国内转移。原在滇缅公路上的腊戌、畹町、遮放等地所储存的物资,亦争先恐后向后方抢运,一些缅甸华侨逃难回国的、到缅甸经商运物资的、或乘车、或步行都拼命向后方逃,滇缅公路拥挤不堪。52,为了不让不及运走的上万吨进出口物资落入敌手,我方只得突击将存放在畹町桐油、汽油、棉花等物资仓库放火烧毁。53,日军派出快速部队3000人,以装甲兵一个中队200人为先导,沿滇缅公路长驱直入,畹町沦陷……

 

那段历史离我们其实并不远。也就50来年,还有些当年的目击者至今活着。我见过,访问过其中几个。50年过去,当年的事情,已经只是支离破碎地留存在有限的文字记载和还活着的人的记忆里面。只就战争的激烈程度,知名度,这里发生的一切,也许不能同大名鼎鼎的奥斯陆登陆战役、日本大海战等并列。不过,这里发生的一切,值得我们了解。

 

20世纪前50年的云南,被重笔载入史册的事件中,数滇西抗战份量最重。作为这一历史事件的重要参与者,现在依旧健在的已寥寥无几。现在已近九十高龄的云南省参事室参事李志正先生是其中一人。我曾经数次与抗战时期最后一任中国在畹町的行政官员李志正先生谈起过畹町。不久前的一个下午,我又在李志正先生家里见到了他。我们的交谈,当然主要是集中在畹町上。令我多少有点吃惊的是,虽然听力已见衰竭,但他的思维和记忆力都相当不错。时间是一注流水,但在一些当事者的记忆里,某些不会轻易忘却的事情会使人体会到那种沧桑未必如烟的感觉。的确,因为我先前就查阅过若干档案,加上李志正老先生的记性特好,当年那些他参与过的事件里,竟有几种细节鲜活得能够用手触摸一番。

 

    19425月,他是畹町警察局的局长,同时也是当时撤离即将沦陷的畹町的最后一个“政府重要官员”。有几件往事,这位有点传奇色彩的老警察局长不会轻易忘记。1941年下半年,刚从当时迁入重庆的中央警察大学毕业一年多的李志正被派往畹町,在那里任警察局长。当时,这个基本上只有篾笆房子的边境小镇,因为处在战事越来越紧的滇缅公路中方一段的尽头而极其重要。关于这段历史,他在一份打印出来的“小传”作了如此记录——

 

“畹町是当时国内唯一通往国外的要镇,上无专员、县长,下无保甲、壮丁,警察局既是站岗放哨、清查户口、维持治安、查禁走私贩毒的治安机构,又是本地最高行政机关。1942年春,日军占印度、攻缅甸。我国组成中国远征军,经由畹町出国,协同英军作战。我积极宣传“抗战必胜,日军必败”,组织民众,欢送出国抗日的中国远征军,群众自发参军随征者为数不少。194252日深夜两点左右,日侵略军进犯滇境,首先到达畹町,开枪开炮,打死打伤我同胞多人。由于没有驻军防守,我被迫后撤。途中向省警务处报告敌情,请示去留,省方命我撤到保山待命,随我军进退……”

 

在交谈中,随着我提出的问题,老先生为我补充了若干细节。一是远征军出畹町时的事,二是日军攻进畹町前的那几天几夜。

 

“远征军从畹町出师那天,是1942216号,畹町桥两边挂着两排字,一共8个:“驱除倭寇收复缅甸”,场面很大。我带领全部警察忙了好几天,组织各族群众围拢在路两边,欢送他们,每辆军车过的时候,老百姓就往车上丢花丢糖果,还有香烟。当时的傣族、景颇族的土司头人按当地的最高礼节,在路口摆了香案和祭台,还给远征军喝酒……当时我很高兴,也很紧张,日本的特务太多了,全部混在从缅甸那边过来的难民里面。我是局长,管这个事情,当然怕出点什么意外……”相比之下,讲到第二年从畹町撤离的事,老先生的声音低下来了一点,毕竟这是另一种对国家对他自己来说都充满伤痛的往事:“远征军败了,一直有败兵陆续退过来,快到5月的时候,日军已经离畹町越来越近了。在最后那几天,我带领全部警察主要是奉命把那些运不走的军用物资毁掉,不能留给他们。汽油柴油,还有布匹和衣服用火烧,山坡上还有很多桐油,没办法,只好拿斧子砍开,让它淌出来,反正就是想法不让日本兵得到……我领着警察撤出畹町的时候,更是危险,一直走了3天才到保山,差一点就被隔在怒江那边啦。”老人说,源?/SPAN>194252号奉命率员撤离畹町后,竟再也没有去过那里。“我看过照片,也听说过,现在的畹町建得很好,没有当年那种篾芭房子了。”说这话时,他的眼睛里泄露出一般人未必能够体会的对畹町的依依旧情。

 

畹町与缅甸仅一河之隔,对面即缅甸的九谷市。畹町河大部分河段为国界河,连接中缅的是著名的畹町桥。是中缅两国界河上的交界桥,也是两国人民通商互市、文化交流的通道。凡来畹町的国内外宾客,都喜欢到桥头伫立观光。位于市区北部的森林公园正在接待游客,许多人登上了望塔,伸长脖子比较两国风光。

 

曾经好几次到德宏,几乎每次,我都会站在畹町边界线的那个桥上想象当年的情景。畹町桥是一个普通的桥,十多年前,它还是一座主要用于汽车通行的铁桥,后来改由石头垒成,全部长度不过数米,宽度也就刚好够走一辆汽车。在这里,现在几乎看不见半点历史的遗迹。不过,我总会想到一些别的桥,比如中国北方的泸沟桥,比如泰国的桂河大桥……想说的是,有兴趣寻找畹町的大有人在,因为属于整个二次世界大战中一个重要细节的滇西抗战不该被忘记,已经成为历史的事件始终是一本值得延绵不断的后人们不断解读回味的大书……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