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客宿畹町  

2010-07-19 09:40:39|  分类: 百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晚宿畹町,月牙高悬在高黎贡山的尾椎上。
  屋后紧挨瑞丽江,上游在青藏的察隅,下游去浇灌了伊洛瓦底三角洲的缅甸庄稼。
  睡不着,就到江边一个人溜达,宛若梦游。
  水面在西部山地和掸邦高原的夹束中或缓或急,到了畹町,却稀奇地看见芦苇的影子在风中摇曳。
  晚风送来湿润的青草香,有点甜。一开始以为是家乡的艾蒲,这里的人说是百草夹杂,仍不能说清楚究竟是哪些。
  榴莲结在树上,并没有熟悉的那样浓郁刺鼻,反而是几分清雅含蓄。为什么剖开果实以后,却急着要逃?啊呀呸,叶公好龙说的就是这状况。
  虫子和鸟儿交替鸣唱,顺便叮咬一下刚到客人,背上瞬间亘起几道印迹,主人安慰我说,有虫豸的地方都特别适合生存。是啊,连它们都活得这么快活。
  四小时飞行,两次换飞机,昨晚还在天目湖,今天下午就到畹町了。
  脑子里最先想起来的,却是叫“任畹町”的那个人,曾经的老知青。
  早先也听我的同事苏小成说过这小镇,全国唯一的县级镇。
  当年的红卫兵就是想从这里越境去抗击美帝。缅共电台当时设在昆明,他们的头头叫陈平,畹町就是他心目中的前沿。
  激情和硝烟早就消失,边民互市上的讨价还价只是平常惯例。
  蓝天蓝得彻底无垠,白云也白得不由分说。
  越境太容易了,界桥这头是中国,跨过中间红线就到缅甸。桥头的中校比较友好,眼睁睁看我走过去又走回来,就只笑。
  我在桥头点燃香烟,任烟雾飘游在两国间。
  不知缅人还是傣人的摩托车在街市上横冲直撞,熟稔地知道该走什么道,一市两国,一街两国。
  边界在他们心里很清晰也很模糊,毋须勘。
  曾有过一次中缅联合勘界警卫作战,共和国的军史长期秘而不宣,出境作战的目标是国民党残部。
  战后以此拍了个丛林战教学片,但很快遇到文革,没有推广下去。79年中越战争打完后才被人从仓库中翻出来,参战人员看后大喊可惜,说如果早看到,可以避免不少伤亡。
  被击溃的国民党段希文部,后来就去了金三角。
  疲惫的褴褛之师远远看见平原与河流罩在一层淡淡的暮霭中,平地像魔鬼一样诱惑着已在大山里绝望的人们,他们对着大山外这片宁静的平原说,就是这里,不走了,打仗也不走了,我们要在这里扎下根来!
  畹町桥头,我羡慕地停驻在段希文入缅抗日时的旧照片下:鹰钩鼻子、美式墨镜、夹克军服束腰上斜别枝左轮手枪,比《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团长英武帅气多多。
  卫立煌、杜聿明、孙立人……风云人物新变旧,曾经畹町有风云。
  修中缅公路时用的的巨大碾子还有一只在,混凝土浇制的。
  身边有傣族女子过来低声推销什么,花色筒裙裹着悄无声息的脚步,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靠近的。
  我摆摆手,递棵烟过去,她却妖一样遁去,留下几串热烈的笑。
  畹町的日光,纯粹也迷离。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