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畹町回忆点滴  

2010-05-11 16:39:11|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思义
  畹町,这块弹丸之地,居于中缅两山之间的峡谷,中缅双方仅一河之隔,中缅公路通过畹町桥,畹町河河面不宽,狭窄处仅几公尺,隔河对话,声音可清晰听见,干冬河水浅处可涉水而过。一座跨河而架起的,只容一车通过的钢架铁皮桥,不到20公尺长,见证了祖国从抗日战争以来各个时期的历史时期。
  我是1954年在北京中央侨委学习侨务政策数月后回到云南,然后被省侨务处任命为侨务专职干部调到畹町口岸工作的。当时的畹町,给人的第一个新鲜感就是老百姓不多,机关却不少,有代表国家的,如“中华人民共和国畹町边防检查站”、“中华人民共和国畹町海关”、“中华人民共和国畹町检疫站”以及“中国进出口公司畹町分公司”、“中国人民银行畹町支行”等,还有“云南省畹町镇人民政府”,第二个新鲜感是畹町属县级,有着县级各单位设置,而机关工作人员,包括部队驻军、公安、检查等单位的人员与居民都互相认识,机关单位的职工过年过节、演出节目都在一起,大家同欢乐,工作上相互协调,总之大家都感到畹町什么都好办,机关单位距离不远,几分钟就走到,商谈什么也几分钟就情况全明、问题解决。畹町镇所属的几个少数民族寨子也不远。市镇上三条街设三个居民委员会,由镇政府统管,有什么要宣传贯彻的,开个居民大会就直接贯彻到群众中了。第三个新鲜感是处在解放初期的畹町,市政还没有什么建设,政府及各机关都利用旧有的房屋办公,旧房子是用53加仑汽油桶破开打平为屋顶的铁皮房。到50年代中期以后,畹町才逐渐盖了一些像样的房子。第四个新鲜感是畹町的异国他乡气味浓。畹町的小商贩卖的东西有缅甸的小食品、各种糖果点心,还有各种塑料用品、拖鞋等。那些随处可见的傣族小卜少,头戴鲜花,身穿紧身短衣,下着美丽统裙,确实漂亮迷人。
  畹町的特殊地理位置,自然形成一个重要的对外窗口,历史曾经证明是这样,解放后仍然是这样。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不断进展,无时无刻不吸引着许许多多爱国华侨的挂记和思念。每逢国庆、春节等节日,都会有侨居缅甸的爱国华侨来畹町观光,通过他们对祖国建设成就的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普遍反映十分良好。从1956年以后,常有缅甸仰光、瓦城等地的华侨和国内福建、广东等省及云南腾冲等地的侨眷到畹町会亲。通过会亲,国内外亲人畅谈家乡或国内外情况,互相沟通思想,解除忧虑。有一居缅华侨,长期与家乡腾冲亲人失去联系,后来在畹町与家人会亲见了面,一眼看到多年思念的老母,便不由自主地一下子跪拜在地,口口声声“不孝之子”。旁观的人十分感动。
  畹町的盛世时期,恐怕要从1956年12月的中缅边民联欢大会开始算起,自中缅两国总理商定在中国云南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首府芒市镇举行这个大会以来,畹町作为两国总理进入中国国境的一个口岸而紧张有序地进行着各方面的接待准备工作,畹町以有这新的一页历史为荣。那天,在缅甸访问的周总理同缅甸总理吴巴瑞及其一行,在桥那边下车,步行进入畹町口岸时,全镇顿时欢呼起来,个个都高兴得流下幸福的眼泪,周总理近在咫尺,我们一下子感觉到畹町镇与北京距离那么近,我们与党中央那么心贴心,我们发誓要建设好边疆,保卫好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
  50年代末期,国际国内情况发生激烈的变化,三年困难时期,人民生活十分艰苦,国外华侨纷纷提出请求准予寄物资回家乡,以减轻国内亲人的生活困难。畹町是当时最方便的口岸,与缅甸又不隔海,交通有中缅公路畅通,运输和人员来往都十分方便。经上级批准华侨可入境畹町寄递后,畹町真是热闹非凡,日日夜夜,大批生活日用品如糖、油、面、米、花生、衣物等,都搬来畹町寄递,连缅方棒赛寨都热闹起来,每日数吨或数10吨的食品衣物等,运往福建、广东等省和云南省内各侨乡。
  有一次,我们碰到这样一件事:有两个波兰籍的男旅行者,驾着一辆小车,由缅甸九谷冲进畹町口岸,军警都来不及阻拦,经检查,他俩说为何不能从畹町入境而非要我们从护照上写的二连入境?中缅边民联欢大会时中国总理不是由畹町入境的吗?我们是看了报纸登的消息知道的。后来,经请示准其入境,并护送他们到昆明办理有关手续。这小小的畹町,能在全世界人民心目中占有那一瞥的地位,也真不简单。
  又有一次,有两个缅甸政府军士兵,偷偷越境跑到畹町来,口口声声要求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并发誓不达目的誓不回缅甸去了。因为回去逃兵是要受处分的。我们从来也没有估计到会碰上这种事,简直很费解,如何处理,无从依据,最后,我们干脆把他俩赶回缅甸去不了了之。
  我调离畹町至今已三十五六年了,而在畹町工作10年,却令我终身难忘。特别使我心中一直怀念的是缅甸棒赛寨华侨会的会长张德汉及其妻刘玉英一家,他们曾经支持、帮助过我的工作,使我得到鼓励和增强信心,克服种种困难。他们的原籍都是云南腾冲县侨乡,早年就出国经商居缅北,由于生意而定居缅甸边寨棒赛,做边民小额贸易,资本不多,为人忠厚老实,有同情心,肯帮助别人,在为国内外华侨侨眷联系、寻找亲友等方面,做了许多工作。有一次,一位缅甸华侨回国后,因事而耽误‘了按缅方签证日期返回缅甸,虽然仅过期四天,但若经正式口岸,仰光不仅根本行不通,而且还会带来各种意想不到的麻烦。在无法的情况下,只有由畹町出境,只要缅方移民局签署按期字样,问题即可迎刃而解。我们把棒赛华侨会长张德汉先生请过畹町来,讲明情况,请他帮忙疏通各种关系,他毫不犹豫地承担了这个任务,不提任何报酬,很快办好了这件事。事后,他和他的妻子都高兴地说:“能为祖国做点事,为华侨的正当权益做点事,哪怕困难再大,也要拼命去完成。”这一番情意至今回忆起来,仍使我热泪盈眶。在我调离畹町后的这段时间里,10年的文化大革命割断了我们的联系,后来到80年代中期,我们才又联系上,但都无法相见。90年代初,张德汉先生因风湿瘫痪卧床,久治不愈,他妻刘玉英给我来信求药,我两次托人带许多药品去。1995年,我和我爱人趁退休之机曾到棒赛去探望过张德汉先生全家,我们多年不见感到格外亲切。一年后,张德汉先生病逝,其妻刘玉英,操劳过度,多次住院医治无效,我爱人曾又去探看她,但不幸为时已晚,在她丈夫去世后的第二年她也相继离开了人世。我心中十分悲痛。我们失去了一对忠诚于祖国、忠诚于华侨的亲密的好朋友、好战友,心中说不出的悲哀和痛惜。在这里,借此回忆的机会,带一笔对他们的悼念,以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