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畹町公路段长余在海抗战捐躯  

2010-05-11 16:33:23|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丛枝

  余在海先生在滇西抗战中遇难,迄今已半个多世纪了。而他带领镇安情报组勤奋工作、英勇抗敌的事迹和遇难时的悲壮情景仍铭记于人民心中。

  一、立志抗日

  余先生于1917年生于龙陵县镇安大坝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父亲英年早逝,自幼靠母亲卖工度日。余先生从小聪慧好学,19岁就担任本村小学教员。1937年,经说服母亲变卖了仅有的田产就读于云南省清丈(测绘)学校,时值“七七事变”,在昆明他就积极投身于抗日救亡活动。1938年毕业后,为抢修运送国际抗日救援物资的西南通道—滇缅公路,他参加了该路的测量、施工和管理养护工作。1942年,由于远征军在缅失利,致使日军长驱直人,直逼中缅边境。在这危急关头,他仍不顾个人安危,毅然就任滇缅公路畹町养护段段长之职,直到5月3日日军攻破国门畹町,5月4日龙陵陷落,5日日军魔爪伸至惠通桥时,才含愤离开养路岗位。

  在畹町,余先生目睹了日军枪杀我旅缅侨胞和远征军战士的罪行;在回家的公路上,又亲眼看到日军在大坝附近不到五公里的公路上,击毁我汽车数百辆,烧毁我饭店、旅店十余间,并到处枪杀我无辜百姓的暴行。这些悲惨的现实进一步激发了他的爱国之心和报国之志,坚定了他立志抗日到底的信念。5月底,他参加了七十一军组建的负责怒江防务的情报队,不久又介绍他的好友张德周、赵金开、张小贵等人参加了该组织,并成立了镇安情报组。四人中除张小贵仍使用原名外,余在海化名“金少一”,张德周化名为“弓长吉”,赵金开化名为“走小月”。镇安情报组和白泥塘情报点的李希吾、邦迈情报点的张如刚、勐柳情报点的杜连章等情报员保持秘密联系,负责在镇安地区开展抗日斗争。

  二、潜入虎口

  镇安位于龙陵县城东部、西距龙陵23公里,东隔松山34公里,滇缅公路横穿而过,日军为使龙陵、松山两地遥相呼应,为了继续东犯,于1942年6月初,派出以千野为首的日军的一个大队进驻镇安坝子南端,并在滇缅公路边的大坝村和阎家寨设立据点丰寸,。日军先以三天时间用重机枪和迫击炮扫射和炮击附近的山同时派兵到周围村寨实行清剿。短短几天内,大河边、坡两个村庄被摧毁;在山上躲避日军的李二等两人被打死;小尖余积、张三、何金平等14人惨遭捕杀。这样,镇安被闹得人心惶、鸡犬不宁,百姓在日军的淫威下敢怒而不敢言。这时日军在富

  嗅镇安街贴出布告,大意是:只要投降日军,农民可以回家种田栽秧,居民可以回家做生意,安分守纪做顺民的,发给“良民证”0

  余在海等人看到布告后,就和地方上部分有名望的人商量,大家认为不宜硬拼,可暂时“投降”。于是,先叫王六等三位老先生到大坝找日军头目试探虚实。到无事后,就指定张德周、赵金开买了两头黄牛、三头肥猪、春上些糯米粑粑,赶制了一面太阳旗到大坝找千野“投降”。千野看后非常高兴,并叫翻译官告诉张德周等人:回去一定要建立忠心为皇军办事的镇安区公所。此后,除大坝、阎家寨为皇军营区禁止人畜出人外,其它村寨的百姓都可以回来居住谋生;日军在阎家寨旁的公路边设立的兑换点,百姓可用肉、禽、蛋、蔬菜和柴草到这里换盐换米;镇安街改名为“清安街”,居民发给“良民证”。这时,余在海、张德周、赵金开等人决定以计施计,先将情报人员打人区公所,然后利用合法身份跟日军展开斗争。几天后,在文昌宫建立了镇安区公所,张德周任区长,赵金开、刘麻久任副区长,余在海任秘书,张小贵、王在朋为办事员。至此,情报组在日军虎口里潜伏下来,他们表面上为日军做事,暗地里积极收集情报和日军展开斗争,为远征军提供了不少情报,为滇西的抗日斗争作出了巨大贡献。

  三、打击敌人

  区公所成立的第二天,龙陵县伪县长赵鹏程一方面发出委任令和贺信,一方面责成镇安区公所:效忠皇军,保证完成派夫、派粮、派肉、派菜、派柴草等任务;维护治安,协助皇军组建政警队、自警团,铲除游击队。为了不让敌人怀疑,为了情报工作得以展开,余在海等人接令后,立刻向伪县政府写了《坚决效忠皇军,尽职完成任务》的决心书,并在镇安街张贴拥护和效忠日军的标语,由此取得了敌人的信任。

  敌占区日军为了打击抗日力量,在各要道口都设立检查站,严格盘查过往行人,来往人员都要经过“三看一听”,即看额头上是否有长期戴帽子的痕迹,看小腿是否有打绑腿的痕迹,看手上是否有托枪的手茧;听是否为本地口音,只要有丝毫怀疑,,即抓起来严刑拷打审讯。这样给游击队活动和情报工作的展开带来了困难。为对付敌人,情报组积极动员当地青年参加抗日游击队,并吸收当地人担任传送情报的交通员。他们还故意把游击队员征派为民夫混进敌人营区和区公所展开抗日游击活动。一次,游击队从施甸派八名队员来镇安开展斗争,因讲话系施甸口音,被日军拘留于大坝。情报组知道此事后,利用施甸口音和龙陵腊勐口音相近之特点,到大坝巧妙地救出了这八名游击队员。还有一次,张德周以伪区公所之名宴请大坝日军头目,快开宴时,突然两名游击队员走进区公所。见此情景,张德周急中生智,不等日军头目问及,就故意大声训斥两人:“叫你们两个来服侍太君,为何现在才到?去,换换衣服来好好服侍太君勐”不到五分钟,两人果然穿上政警队制服,来到张面前,当着日军头目的面认错,日酋反劝张德周息怒,命二人坐下共餐。

  汉奸是敌占区开展抗日斗争的一大障碍。汉奸不仅是日军的耳目,也是指使日军捕杀游击队的刽子手。1943年元旦过后不几天,反动县长赵鹏程为监视余在海等人的行动即派一个绰号叫“杨跛跛”的人到区公所当特派员。此人姓杨,是外地人。日军侵占龙陵后,他多次为日本人提供情报和为日军带路去捕杀游击队,得到日伪的赏识。他一到镇安就四处搜集情报、刺探游击队的活动。为了惩治汉奸,消灭民族败类,打击敌人的气焰,余在海等人利用他好嫖、好赌的特点,设计安排张德周的堂弟张三到区公所请姓杨的和张德周、余在海、赵金开四人晚上去小寨张德周家里喝酒打麻将。“杨跛跛”按时去了,待酒足饭饱之后,一起到了赌场,玩到深夜12点左右,张三突然来到赌场恭敬地对他说:“杨先生,门外有位太君请您,说有要事相商。”“杨跛跛”听到日本主子找他,哪敢怠慢,急忙起身来到门口。正准备点头哈腰之时,哪知早已埋伏好的王洪帮、郭明富两名游击队员一跃而起,将铁丝扣子套在了他的脖子上,拉起就跑。铁丝扣子越拉越紧,还来不及叫唤就断了气。两名游击队员把“杨跛跛”的尸体拉到月亮田村保长杨文祥家割下了首级,让杨文祥连夜派来三个民夫将尸体丢往深山之中,首级由游击队员带走。第二天早上,当传出“杨跛跛”失踪的消息后,余在海、张德周、赵金开等人则相视一笑,连忙带上五六名政警队员往各村各寨“搜查”,直到天黑后,才向日伪政府报告:“查无下落”。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日伪政府人员大为懊恼,我方人员则为之一笑。

  情报组不仅巧妙地搜集情报,惩治奸贼,而且还机智地打击敌人。1943年端午节前后,游击队接到余在海情报:一辆由七名荷枪实弹的日军武装押送的弹药车,将从龙陵开来经过镇安。当弹药车来到离镇安五公里左右的雷家寨附近时,事先赶来埋伏好的20几名游击队员,迅速将十几枚手榴弹一齐投向卡车,随着一声巨响,火光冲天,不到十分钟,七名日军连同一车弹药全部被炸毁。

  四、误入陷阱

  雷家寨炸车事件,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也引起了日伪的怀疑。敌伪暗中指使当地汉奸张岁春等人秘密监视余在海等人的行动。炸车后的第四天,余在海代表情报组写了一封向上级报告炸车经过的密信,交给游击队员张五九,让他转送白泥塘情报组李希吾。孰料,张五九在前几天就被张岁春收买,他拿到信后,不仅不及时交给李希吾,反而把信递给张岁春。

  张岁春早已眼热镇安区长之职,为了向日军表功,为了早日荣登区长宝座,就指使张五九暗中将密信亲自送往伪县长赵鹏程手中,回来后向余在海复命,信已送交李希吾,从而骗过了余在海等人。赵鹏程看信后,认为这是打击镇安地区抗日组织的好时机,为防止“打草惊蛇”,赵决定用通知四人速到龙陵开会的方法,将四人诱骗至伪县政府秘密逮捕,实行秘密审讯。

  余在海等人对敌人的阴谋一无所知,接到伪县政府要他们到龙陵开会的通知后,他们象平常一样按时起程,毫无戒备地向龙陵出发,直到进人县政府后,忽然窜出一群日本宪兵,将他们擒住并五花大绑地捆起来,才知上了当,四人只好用眼色相互示意:决不背叛组织、出卖战友、投降敌人,准备用鲜血和生命来唤起大众开展抗日斗争。

  五、血沃乡土

  余在海等人入狱后,被敌人秘密审讯达两月之久。日军对他们使用了“灌水”、“坐老虎凳”、“烙铁烫”、“火油棉球烧”和“倒吊起来淹井”等酷刑,身体受到残酷折磨。在生命处于垂危之中的他们,依然忍住剧痛,矢口否认和游击队有联系,否认镇安地区有情报组和游击队活动。当敌人一无所获时,只好以缴获到的密信作证据,判处四人及其家属死刑。余在海知道后,在狱中破口大骂日伪汉奸,历诉日军和汉奸的罪行,并鼓励张德周等三人说:“中国人要有中国人的志气,俗话说,20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我们的死定会唤醒同胞”。

  日军怕出事,不敢公开行刑,遂采取秘密杀戮的办法,于1943年农历7月20日将四人密杀于龙陵并割下人头。21日早晨,责令镇安政警队将四人家属全部带到区公所,谎称和四人见面。四人家属中除张德周之妻儿三人闻讯逃走外,余在海的母亲、妻子和一个儿子,张小贵的妻子和两个女儿,赵金开的弟媳和一个女儿共八人被带到区公所扣押起来。下午三点钟左右,余在海等四人的首级由日本宪兵队押送到镇安,沿街示众后,被悬挂在镇安小学门口的照壁上,由一名日本军官用中国话宣读龙陵伪县长的布告,大意是:

查得镇安劣绅,

    参加便衣多年。

    拦路打击皇军,

    死亡良民七人。

    现今拿缉谕示,

    依法判处死刑。

    违反东亚共荣,

    全家焚剿杀身。

                                      龙陵县县长赵鹏程(印)

民国x年x月x日

人犯:

余在海,便衣代号:金少一;

张德周,便衣代号:弓长吉;

赵金开,便衣代号:走小月;

 张小贵,用原名:张小贵。

  念完布告后,由一宪兵队押送四人首级,政警队押送八名家属到离镇安街约两里左右的小桥洼,挖好一个深坑,先将四人首级丢下去,然后将八名家属枪杀后一起埋人坑内。

  但是,人民并没有被打倒、被征服,镇安人民继续余先生等人的遗志,跟伪反动派展开了殊死的斗争,直至把侵我滇西之日军赶出国门。

  余先生,安息吧勐您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