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日本侵略军的残暴  

2010-04-09 08:20:37|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相

  我在20多年的畹町农村工作中结识了一些真诚、知心的朋友,他们对日寇侵占畹町时所犯下的桩桩罪行深恶痛绝,常常向我讲起日寇暴行。

  芒满村原支部书记、合作社社长曼映同志,是1955年边疆和平协商土地改革中第一批人党的农民傣族党员。我于1956年参加工委民族工作组到芒满村做民族工作,就吃住在曼映同志家,一住就是十几年。当然,后来我也换过好几家房东,但数在曼映家住的最长。我和曼映彼此间无话不说,亲如兄弟,他常常深有感触地对我说:“只有共产党,能够救中国。”

  记得,他多次对我讲述过日本侵略军侵占畹町时的桩桩血腥罪行。他说:‘日本兵是一群野兽,不知他们家中是否和常人一样,也有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朋友。我曾经被日本兵抓去畹町、瑞丽江边一带当苦工,亲眼目睹日本鬼子兵毒打我们苦工。做监工的日本兵,头戴钢盔,脚穿黄色翻皮鞋,手持上了刺刀的钢枪,凶神恶煞,看起来十分阴森可怕。那些狼心狗肺的野兽,苦工们稍不合他们的意,他们就朝着你的下身重重地一脚踢来,碰到身体瘦的苦工,干脆抡起你的双脚,像掼谷穗一样地往地上砸,还用枪托捣你,被打的苦工,往往终生带疾。如索阳村的曼映,在瑞丽江边为日本兵摆渡,因身体单薄力气小,甩不动铁链,而被鬼子兵抡起双脚往地上砸,然后拳打脚踢,打得曼映口吐鲜血,昏死在地,后来终生带疾。”曼映说:“畹町一道桥下,当时靠山脚有一片草片房,是日本兵的军妓院,里面住着五六十个十七八岁、二十岁左右的少女,她们在日本人手下过着暗无天日的被践踏的悲惨生活。她们不得穿衣服,赤条条的,身上裹着一条棉毯,见人就讨吃的。她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是人呀!可是日本兵不把他们当人看待,只当她们是作乐的工具。少女总共才有五六十人,可是日本鬼子兵成百、上几百地开进去奸淫她们,天长日久,日以继夜,常常一天半天地不得下床。她们当中,有的过几个月就不见了,不知去向,多半是被折磨死了。过不了多久,不知鬼子又从何处拉来些新的少女,供他们玩乐。只要是有良心的人,见了这些妇女的悲惨境地,都会流泪;只有日本兵,三个哈哈四个笑。这群丧尽天良的野兽,难道说家中真的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吗?”曼映越讲越愤怒地说:“日本兵杀鸡给猴看,在今畹町林场门口路边,架起汽油桶,把一个傣族青年和一个德昂族青年,捆捆绑绑丢进汽油桶里,然后在油桶下慢慢烧火加温,活活把两个青年煮死。两个被害的青年开初被烧得呼天号地一声声惨叫,可是日本兵在一旁乐得哈哈大笑。野兽,野兽,灭绝人性的野兽!每当回忆起这一桩桩悲惨的情景,我心里就很难过,只恨当时我们手无寸铁,不能为受难的同胞报仇雪恨!”

  混板村的曼相(党员)也曾指着左腿的枪伤对我说:“有一天,日本人进村,见鸡就捉,见狗就打。正好我身旁有一只狗,他们根本不顾中国人的性命,突然一枪打来,狗死了,子弹却从我的左腿穿过。当时我昏过去,倒在血泊之中。”曼相又说:“那时,我们混板村下面有一片开阔地,日本兵在那里横七竖八地挖了些战壕。战壕里的日本兵不知从那里拉来小布少,供他们奸污,玩乐。”

  芒满村的女党员喊木娘也曾给我说:”日本兵奸污妇女,烧杀平民,无恶不作。一天,一个汉族妇女来赶芒满街,不巧碰上一伙路过的日本兵,他们竟在众目睽睽下,逼着这位汉族大姐到树林去供他们轮奸。”她说:“那时景阳村奘房住着一些华侨难民,尽都是一些女人,不见一个男人。据他们说男人被日本兵抓去杀了,这些同胞姐妹,就像是日本兵的小菜园,随时随地被日本兵糟踏,真是惨啊!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