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智夺回龙山  

2010-04-14 08:36:15|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段培东
  1943年11月23日,中、美、英三国首脑会议在开罗举行,议定了联合反攻缅甸的方案,计划投入30多万兵力,兵分两路,反攻缅甸。东路以中国远征军西渡怒江,收复滇西失地;西路以中国驻印军和英印军从印度出发,反攻缅甸。两路大军会师缅北,收复缅甸,反攻时间定在1944年春。
  与此同时,日本驻缅甸方面军司令官河边正三奉大本营之命,也制订了进攻印度、扫荡滇西的作战计划。方案是:由第二十八军自下缅甸若开港进攻,进逼吉大港和加尔各答;以第十五军三个师团任中路主攻,从缅甸曼德勒出发,夺取印度重镇英怕尔;以第十五军第十八师团为北路军,穿过野人山.向印度雷多出击,摧毁以阿萨姆邦为基地的驼峰空中运输线,彻底封锁中国;命令占据怒江以西地区的第三十三军第五十六师团继续扫荡滇西,配合作战。投入兵力也为30多万人,进攻时间也定在1944年春。
  两个敌对军事集团秘密制订的作战计划,针锋相对,一场激战即将开始。
  单说东路军战线,1944年5月11日夜,按照中国抗日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上将的部署,担任右翼攻击的二十集团军在总司令霍揆彰的指挥下,北从西浪渡口,南至双虹桥渡过怒江,对固守高黎贡山南、北斋公房、大娅口、冷水沟之敌发起猛攻。担任左翼攻击的十一集团军在总司令宋希濂的指挥下,北从惠仁桥、南至三江口渡过怒江,对松山、平达、龙陵之敌发起猛攻。
  经过鏖战,反复争夺,于1944年8月20日攻克松山,9月14日攻占腾冲,11月3日攻占龙陵,11月20日攻占芒市,12月1日攻占遮放,将日寇压缩到畹町一带。
  这时,国门畹町在望,将日寇逐出国门指日可待,中国远征军官兵激动不已。日军五十六师团师团长松山佑三及其同类感到末日即将来临,也十分恼火。
  松山佑三收缩他的部队,把兵力集结于回龙山、黑山门、大黑山一线,企图与中国远征军作最后决战。他不愿让世界各国见到日军退出滇西的报道,不愿放弃侵占两年多的滇西最后一片土地,梦想在畹町创造奇迹,他严令下属:“再不能后退了,全军将士必须与阵地共存亡。”
  回龙山阵地,是松山佑三重组的在松山已被远征军“送上天”的一一三联队。他以为这个联队在松山表现了日军的大和魂特质,不能从五十六师团抹去它的番号。
  回龙山位于畹町东北部,是畹町最高的山峰。它的北面是虎尾山,南面是缅境的黑勐龙山,西面是峦丙勒山、黑山门和大黑山,该山坡面陡峭,地势险要,守住回龙山,既可阻挡从勐嘎一带压过来的中国远征军,也可增援黑山门、大黑山的日军阵地,还可控制芒另坝。
  驻守回龙山阵地的日军十分顽固死硬,中国远征军第十一集团军第七十一军二百师(即第一次入缅作战的第五军二百师,缅甸同古一战,在戴安澜师长的指挥下重创日军,挫伤过日军锐气,这时为七十一军指挥)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连续攻击七昼夜,伤亡官兵500多人,而无进展,美国空军不愿再配合下去,声称不愿意再浪费他们的炸弹了。
  这时,集团军总司令黄杰找七十一军军长陈明仁商量,说:“子良(陈明仁字)兄,畹町近在咫尺,而回龙山久攻不下,老头子(指蒋介石)的电令急如星火,美国空军又作梗,这仗不是你来指挥,恐怕是不能打了。”
  本来,黄杰是陈明仁的上级,不是命令,而是“商量”。原因是陈明仁是黄埔系军官,深受蒋介石器重,而且,自渡口作战以来,黄杰亲眼目睹陈明仁的军事指挥才能。再加上此时的七十一军八十七师、八十八师只打剩一个团左右的人马,正在三台山一带整训,黄杰既钦佩又同情,所以采取商量的态度。
  回龙山的日军阵地已经是久攻不下,确实是块硬骨头,可陈明仁却爽快地答应说:“小菜一盘。”停了停,他又说:“不过,军座得依我一件事。”
  陈明仁说:“空军、炮兵、步兵由我一人全权指挥,不要美国人指手画脚。”陈明仁对美国顾问骄傲蛮横、指手画脚,早已看不顺眼,窝了一肚子气,所以这样说。
  “这个……,可要请示卫长官(指卫立煌)了。”黄杰迟疑地答道。
  “那你就请示一下看。”陈明仁说,言下之意是行就干,不行就拉倒。
  黄杰请示的结果是:可以满足陈明仁的要求,但卫长官要陈明仁立下军令状,限期三天打下回龙山,否则,军法从事。
  “立就立!”陈明仁说着,笔一挥,立下“如三日内打不下回龙山,唯军法是问”的军令状。
  陈明仁立了军令状,马上把他最得力也最珍爱的部将熊新民师长找来,拍着熊的肩膀说:“伙计,回龙山有一锅饺子,还煮得汤沸水滚,美国空军嫌烫手,不干了,我已向卫胡子(卫立煌留着大胡子)打了包票,三天吃完它。现在由你掌勺子,我喊口令,咱七十一军还有2000来号人,咱们一锅端了它,如何?”
  “多谢关照,我们八十七师正饿得嗷嗷叫哩!”熊师长一也风趣地答道。于是,两人详细地研究了攻击计划。
  陈明仁受命攻打回龙山,把它说成“小菜一盘”,还立下了军令状,集团军的将领们和美国顾问议论纷纷,都替他捏着一把汗。
  第八军军长何绍周说:“回龙山的日军工事犹如松山,子良兄不可等闲视之。”
  第二军军长王凌云忧心忡忡地说:“但愿回龙山不是落凤坡(《三国演义》一书中,刘备的副军师凤雏先生庞统被箭射死的地方)”。
  “子良兄最爱啃硬骨头,如你回龙山一战成功,为收复国门扫清道路,功莫大焉!”第八军副军长李弥鼓励说。
  美国顾问窦尔恩对陈明仁立军令状一事特别感兴趣。他翘起大拇指,象打气又象是讽刺地说:“OK!陈将军有气魄,果然不凡,美军顾问团和美军联络员将齐集虎尾山,一睹你的风采。”
  “那你就慢慢看吧!”陈明仁冷冷地又信心十足地说。
  1945年元月2日9时30分,陈明仁与二百师师长高吉人通电话后,派八十七师进人攻击出发阵地,替下了二百师。
  之后,山炮、野炮、榴弹炮等三个炮群向回龙山顶猛轰。美国轰炸机也飞临回龙山上空向山顶投弹,炸得回龙山硝烟弥漫,天昏地暗。11时30分,轰炸一停,熊师长命部队立即发起进攻,但很快就被日军打退下来,伤亡官兵70多人。
  第一天共发起五次进攻,伤亡300余人,毫无进展。
  第二天继续攻击,可部队前进还不到80公尺。
  两天来,司令长官卫立煌、总司令黄杰、美国顾问窦尔恩、英方联络官柯勒克和远征军其他将领都亲临虎尾山观战。“还剩一日了,陈明仁能打下回龙山吗?”人们开始怀疑了。
  蒋介石得知第二天还是没有打下回龙山,夜里两次来电询问战况。陈明仁仍然笑呵呵地说:“小菜一盘,请校长放心,还有24小时哩!”
  最着急的还是司令长官卫立煌,他亲自到虎尾山督战,既带来了茅台酒,也带了执法剑,但他希望陈明仁成功,以茅台祝贺。因为国门在望,只要打下回龙山,其它日军据点就失去支撑,收复滇西的大功即将告成。
  此时,陈明仁仍然沉着、镇静,时而与众将领谈笑风生,时而与卫立煌窃窃私语,密商机宜。
  第三天拂晓,陈明仁亲率七十一军预备队—八十八师进人冲击出发阵地,与熊师长面授机宜并布置完毕后,飞机已飞临回龙山轰炸,大炮也开始齐鸣。50分钟后,飞机飞走了,大炮停轰了。在冲击出发阵地上的官兵们呐喊起来,杀声满山遍野,但官兵只在原地喊,谁也没有动。
  三分钟后,40多门大炮又怒吼起来,第二批轰炸机也从云雾中冒出来投弹,直炸得回龙山山摇地动。趁着一山硝烟,陈明仁立即把部队推进到距山顶80公尺左右的地带,命令官兵卧倒,就地构筑工事。
  半小时后,飞机飞走了,延伸射击的炮火停止了。中国兵阵地上又是一片喊杀声,依然卧着吼叫,只用枪刺把衣物挑着竖起来,和挖起的黄土浑然一体,形成一道道“黄土坡”。
  两分钟后,炮火又一齐向山顶猛轰。第三批飞机又来了,但不是轰炸山顶,而是向山后投下一串燃烧弹,山后立即烈焰飞腾,火光冲天。
  在炮火刚停的一刹那,陈明仁一声怒吼:“冲啊!”指挥部队冲上山顶。这时,只见遍地是残缺不全的日寇尸体。七十一军攻下回龙山主阵地,距军令状规定的限期只有四个小时。陈明仁成功了,成功得好险,但这种成功是在他预料之中的。
  原来,前两天攻不下回龙山,陈明仁就想经多次炮击轰炸,回龙山顶已经被翻犁了一遍又一遍,敌人的工事已被摧毁,为什么冲击部队接近山顶时,敌人又会冒出来抵抗呢?他派人侦察,找民众了解,得知敌人在山南原始森林中构筑了林下避弹所。当飞机大炮轰击时,敌人躲进避弹所里。轰击一停,敌人马上冲到主阵地迎战,中国兵恰好冲到他们的射程内,命中率高,杀伤力大,一阵猛打,使中国兵屡攻屡败,伤亡巨大。因此,陈明仁策划了诱杀敌人的办法:轰击一停,大喊杀声,诱敌冲到表阵地时,又突然轰击,使主阵地上的200多名日军全部被炮火击毙。为使炮火不误伤自己人,当他们冲到日军阵地前沿时,一面构筑工事,挖出黄土,一面用枪刺挑起衣物,给炮兵指示目标。他还与炮兵司令邵百昌商定,此时在停止炮击时,在虎尾山打一颗红色信号弹,便于部队在炮弹爆炸后的瞬间发起冲击,打他个措手不及。陈明仁将军成功地指挥了空军、炮兵、步兵协同作战,终于夺取了回龙山主阵地。
  陈明仁将军智夺回龙山,显示了他机智过人的指挥才能,就是美国顾问窦尔恩也佩服得五体投地。从陈明仁熟练地指挥空军、炮兵协同步兵作战的艺术上看,他感到:即便是美国名将巴顿、艾森豪威尔也不过如此。
  攻下回龙山主阵地后,陈明仁命令部队加紧构筑工事,并派出一支部队警戒黑山门、畹町方向,严密搜索原始森林,防止敌人反扑。同时将伤员、烈士运走,打扫战场。他部署妥当后,才下到山下的回龙村,夫人谢芳如已在村里等候多时了。陈将军一见夫人便问:“你带来酒还是带来白布?”
  “两样都带着。”夫人谢芳如眼里闪着泪花说。
  “那怎么只见酒,你为我收尸的白布呢?”陈明仁又问。
  “听说你攻下回龙山,我拿去给伤员包伤去了。”谢芳如回答。
  “你真了不起,不愧为湖南女人,我还怕你挺不住哩。”陈明仁夸奖说。
  “我担心的只是你……。”谢芳如显得很激动。
  “我没啥,不成功则成仁嘛!军人不为国争光,还算什么军人!”陈明仁毫不在乎地说。
  “你立军令状时,就不替我和孩子们想想?”谢芳如说着,眼圈又红了起来。
  “不,我想到了。不仅想到你们,连整个中华民族都想到了。正是为了你和孩子,为了中华民族扬眉吐气,振奋军威国威,煞煞高鼻子(指英美军事顾问)的傲气,我才立此军令状的!”陈明仁大义凛然地说。
  “万一……!”谢芳如欲言又止。
  “有你督战,万无一失。何况此乃小菜一盘,为将者,静也智也。如果慌成一碗水,则将一事无成。打仗嘛,能险中取胜者,方能不负国人。”陈明仁说。
  在卫立煌为陈明仁庆功的酒会上,陈明仁对自己的功绩避而不谈,在一片夸奖声中,他只是说:“如果没有弟兄们怀着一腔爱国热情去前仆后继地拼命冲杀,如果没有空军、炮兵的密切合作、如果没有彭近仁将军挥师在大黑山浴血奋战牵制敌军,我的脑袋也许搬家了。”
  陈明仁将军智夺回龙山的功绩被写进了中华民族的滇西抗战史。整个战役中七十一军共伤亡官兵千余人。
  (李相臣根据段培东著《松山大战》一书整理,参照舒麦德著《血祭国门》一书补充。)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