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滇缅公路的修筑  

2010-03-05 11:15:02|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豆米
  1937年8月2日,蒋介石在南京召开国民政府最高国防会议,分析了当前的抗战形势,并调兵遣将,作出相应的战略部署。参加会议的云南省主席龙云感到处在大后方的云南,没有为抗日作出什么而矮人一截。
  会议结束,侍卫提醒蒋介石该去北极阁了。
  北极阁是龙云到南京开会住处。蒋介石与龙云约定在此会见,作一次礼节性拜访,以示对这位“云南王”的亲近与器重。龙云在门口恭候,蒋介石按时到达。
  两人就座后互相寒暄了几句,蒋介石要龙云发表对淞沪会战前途的看法。
  “淞沪会战恐难持久,南京将受到威胁……”龙云试探着说。
  龙云看看对方愿意听下去,接着说:“上海若失,国际交通顿感困难,南方战区可能扩大,香港和滇越铁路都有问题……要准备一条可靠的国际通道。”
  “你,你有什么主意?”蒋介石才问。
  “我看,应立即着手修筑滇缅铁路和滇缅公路,从缅甸出海达印度洋,就不怕日军把我国海岸全部封锁。”
  “好得很!好得很!”蒋介石没有想到龙云竟这样沉得住气,把如此良策闷到此时才吐露出来。
  修筑滇西省道至边境,通往缅甸,是滇人早有的宿愿。
  “你的意见怎么修?”“修滇缅公路由地方修,中央补助。”
  “好好好!”蒋介石高兴得眉开眼笑。
  “只是……时间。”龙云皱起眉头,有些犹豫。说得容易,办起来真难,昆明至下关400公里,整整修了11年,下关至边境,只会超过400公里,那一带横断山脉最为险峻,要跨越澜沧江、怒江两大峡谷,还有其它河流,按原先的时间修筑,那得又是个10年。
  “今日之局势,不是抗战求存,只有投降亡国。如果放弃寸土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临到最后关头,便只有拼舍民族的生命,以求国家的生存。”蒋介石虽然正眼直视龙云,有点逼人的味道,但口吻还是和善的。
  龙云思忖最高统帅的战略既已敲定,命令如山倒。彝族出身的龙云自尊心挺强的:“钧座,国难当头,全省人民会不惜生命的。”
  “好!我告诉交通部遵照你的建议办理。”蒋介石果断作出了决定。
  龙云从蒋介石那里要下来大笔款项,并及时提出了修筑滇缅公路的实施方案。
  这年冬季的五华山,春意似乎到得特别早,小轿车、人力车在省政府门前川流不息,上上下下不寻常的繁忙,春城终于有了点抗战的气氛。
  云南省政府会议厅云集公路专家,龙云亲自主持召开修筑滇缅公路会议。龙云端坐主席位置,开门见山讲:“我派省府委员缪嘉铭去仰光,他与英缅政府谈妥。缅方已派人会同一起,踏勘腊戍至国界路线。”龙云环视满满一屋子人一眼继续道:“滇缅公路在国界上的出口点,英国方面建议在我国的畹町,进入缅甸的九谷。”
有人提问:“为什么不在木姐渡口,而选在峡谷地带的畹町?”
“这问题请段技监作答。”
全省公路总局技监段纬作了说明:“木姐渡口是宽阔的瑞丽江,得造一座大桥,而畹町只过畹町河,建一座20来米左右跨径石拱桥便可。”
  接着龙云一字一句地说:“我现在宣布,全省公路总局在保山成立滇缅公路总工程处。段纬主持总工程处工作。赵履祺、徐以枋、郭增望、吴文喜、雍知兴、严德一、汤辰寿几位工程师为滇缅公路总工程处的技术指导。”
  龙云让段纬继续宣读施工办法,段说:“昆明至下关东段进行扩宽改善,下关至畹町西段开挖路基。开挖路基土石方工程由各县义务工完成。支砌桥涵,铺路面由工程局顾工完成。测量工作由省公路测量队的原班人马承担。省政府要求沿途各县公路上马人数,西段各县每天应出工14万人,加上东段的人数,滇缅公路每天要有20万人。”
  会议结束,测量队立即出发。李德洪带领测量队进人横断山脉险山恶水和茫茫的原始森林,用树枝搭棚、竹笆做床,顶烈日、冒风雨,过着风餐露宿的野营生活,还受着毒蛇、猛兽的威胁、蚊虫的叮咬和疾病的折磨。省政府一次又一次电令限期完成测量。经过三个月的苦战,测量队员个个面黄肌瘦,精疲力尽,天哪!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终点畹町河岸?
  前面砍倒了一片树林,映人眼帘是个小坝子,坝子心一条蜿蜒的小河,水流淙淙、波光粼粼。这条河叫做南养河,南养河就是畹町河。测量队员的标杆终于插到了畹町河岸。
  1938年1月,28个县、设治局的十几万民工陆续上路。边疆各土司接到修路的任务后,将任务摊派到各村寨,农村大部采取“见家一个”的简便办法。下死命令:“田可荒,地可荒,筑路工程不能荒。”寒冬腊月,寒气袭人,筑各族农民带上行装、炊具、粮食,纷纷踏上修筑滇缅公路的征程。
  经过四个来月的苦战,滇缅公路西段土方工程进度很快,毛路基本出来,进人石方的攻坚阶段。尤其是怒江西岸、潞西北部的南天门等处,悬岩绝壁,用绳索吊人下去打炮眼,以数十吨、成百吨的炸药搞爆破。公路是用各族民工的血肉之躯一段段开凿出来的。
  芒市至畹町的公路,1928年芒市、遮放土司联合修筑,为滇缅公路芒市至畹町段打下了一定基础。但因年久失修,路基山体坍塌,而且路线有较大的改动。三台山、畹町黑山门石方量大。有的地段地势陡峭,在爆破中民工伤亡十余人。如黑山门一次爆破处理瞎炮,一个很精干的彝族小伙子就死得很惨。有的筑路民工则被闷头摆子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一天,一辆小车从缅甸九谷驶入畹町,在畹町河边停下。车上走下一位年近五十、身穿粗布衣、好似农家汉的人。只见挂着畹町海关牌子的屋里走出四五位衣着整齐的公务员,上前与这位“农家汉”一一握手:“梁先生你好!”“梁先生一路辛苦了!”他们中一位是总监段纬,一位是省督办禄国藩,他们是前来迎接梁先生的,在他们的陪同下,梁先生查看了畹町—九谷桥。
  “梁先生”就是著名的爱国华侨梁金山,他出资建怒江上的惠通桥。他此行的任务是会同有关方面的人士,对惠通桥建设工程进行检查。
  1938年8月31日,省督办禄国藩从龙陵驱车驶至畹町,后又折头返回,9月3日通过惠通桥,11月抵达昆明,宣告滇缅公路全线通车。
  英国外交部曾派出了二等秘书莫里斯考察滇缅公路,他回国后,在英国报刊杂志上,以头条新闻报道了滇缅公路的巨大工程和伟大业绩。美国总统罗斯福对此消息持怀疑态度,立即指示驻华大使詹森飞抵仰光,由仰光驾驶小车,经滇缅公路至昆明,詹森大使返回重庆,立即向罗斯福总统汇报:“总统阁下,请相信这一震惊世界的消息。”汇报电文中这样惊叹道:“滇缅公路工程之浩大,中国政府能于短期内完成此艰巨工程,此种果敢毅力与精神,实令人钦佩。修筑滇缅公路,物质条件异常缺乏。第一缺乏机器,第二纯系人力开辟,依赖沿途人民的艰苦耐劳精神,这种精神是全世界任何民族所不及。”
  英国报纸把滇缅公路比做“中国的万里长城一样的奇迹”。美国报纸把滇缅公路与巴拿马运河相媲美。
  中国《大公报》记者肖乾发表著名的通讯《血肉筑成滇缅公路》,文章说,昆明至畹町每天十多万人摆成九百五十多公里长的人路,十个民族,一锄一挖,一挑一筐,饥饿、生死都负重在这条路上。其中二三千人做了路鬼,只能魂飞回他们亲人的梦中。
  滇缅公路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一部分,是世界反法斯战争的一部分,它在夺取抗日战争胜利、在整个世界反法斯战争中功不可没。
  (本文摘自黄豆米著《山红谷黑》一书。杨维诚根据畹町回环村傣族农民罕木良口述资料作补充。)

 

滇缅公路的修筑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畹町河上饱经抗战风雨的畹町桥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