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一个边陲奇迹故事---雷允飞机制造厂  

2010-03-30 15:54:31|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该文系引用红飞蛾博客的内容,为阅读方便,我做了整理,请见谅。)

在大力营建机场的同时,雷允飞机制造厂奇迹般地出现了。

仅仅用了1年左右的时间,在西南边陲、中缅国境线上,在傣族居住的地区,在一个渺无人烟的荒山路边上,建起了一座具有当时世界水平的、有先进技术装备的飞机制造厂和机场。这并且边建厂、边生产抗日战机,装配并维修抗日战机,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一个边陲奇迹故事---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1935年,中美合资在浙江省杭州览桥建立了国民政府中央飞机制造厂。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紧急撤退至武汉。

在武汉不到一年时间,由于日军逼近,时局吃紧,汉口不能久居,只得继续内迁。器材设备全部通过粤汉铁路经广州转九龙。开始曾打算搬迁昆明,后因昆明屡遭敌机空袭,极不安全,根据陈纳德和该厂美国总经理鲍雷的建议和经航空委员会决定,最后选定迁厂瑞丽雷允。器材设备全部由香港海运至缅甸仰光、八莫再陆运到雷允。全厂职工则从武汉到昆明,沿滇缅公路到雷允。

雷允位于滇缅公路末端,中缅交界处,美丽的南畹河从它身旁缓流过,跨过南畹河,就是缅甸境内的班坎镇,从班坎有水陆两路可通仰光。水路是从班坎沿公路到八莫,再从八莫沿伊洛瓦底江直通仰光;陆路则从班坎沿公路经腊戍到曼德勒,再从曼德勒乘火车直达仰光,交通甚为方便,既可通内地,又可通境外、海洋。过去雷允和南畹河隔着一些山区,边民来往不太方便,但只要从雷允开辟一条不长的公路,就可到达南畹河边,再搭造一座桥便可到达对岸的缅甸南坎、班坎镇。缅甸境内地势平坦,公路都是柏油路,汽车可以通畅行驶。较好的水陆两路交通条件,便于从缅甸仰光直接进口器材。同时,雷允远离战火一线,加之四面环山,便于防空和隐蔽。是非常理想的建厂地址。

一个边陲奇迹故事---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当时的瑞丽雷允,是一个典型的“世外桃源”。这里风光秀美青翠葱笼的热带雨林覆盖的山丘四周环抱,南畹河流经其侧,不远处又有瑞丽江,坝子不大,却土地肥美,盛产大米、水果蔬菜、草木茂盛,黄牛很多,南畹河对面盛产袖木。幢幢竹楼点缀在美丽的坝子上、南畹河边,显得悠闲、恬静,远离现代社会的尘嚣,更不知战争的硝烟为何物。居住在这里的全是少数民族,有傣族、景颇族等10余种少数民族,其中以傣族为最多。汉族等外地民族几乎没有,只是明代靖难之后,建文皇帝为了躲避其叔父的追剿,避居云南,跟随而来的官宦将士随员及其亲属不少流落到这一带。由于这是一个高度封闭的社区,与外界极少往来,进人以后便“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明代的服饰习俗语言都一代代保存下来。故尔在这里街天赶集时,还能看见身穿明代服装、讲汉话的人。傣族之外的其他一些少数民族大都住在四周山头上,服装奇异,大都套着不同颜色和数量的项圈、腰圈、腿圈,佩带长短不同的腰刀。赤足,不穿鞋袜。少数民族民风淳厚,诚实无欺,他们的交易还保存着原始社会“以物易物”的习尚,不用钱币。他们之间,除朝廷封授的土司外,人人自食其力,并无贫贱富贵之分,人与人之间无欺诈,无盗窃,是一个道不抬遗,夜不闭户的理想社会。中杭厂的员工及美国人初来到这里时,都称雷允为“世外桃源”。美国人后来还特意在这里放映了《桃源艳迹》、《消失了地平线》之后,称雷允为“世外桃源”的人更多了。

叶肇坦先生系江苏人,毕业于当时的中央大学,览桥飞机厂开工三个月即进入设计工作,在雷允厂时担任过比较重要的职务。他曾经记述过笕桥飞机厂员工从昆明至雷允的经过:1938年12期间,笕桥飞机厂的员工乘汽车从昆明出发,沿滇缅公路西南行,一路上郁郁葱葱,翻山越岭,不断看到崇山峻岭,高耸人云;悬崖峭壁,惊心动魄;中间点缀着许多奇观美景,并且每隔一段路程又呈现出大片大片肥沃绿野农田桑陌,一望无际,真是壮观之极。其自然景色最奇特的要数大理的洱海和苍山,地形最险峻的要数保山横跨怒江的惠通桥和永平横跨澜沧江的功果桥;土地最广阔的要数保山一带的高山平原。车过龙陵以后,地形渐趋平坦,高山渐少。一到芒市,风光顿异,到处可见巨大的竹林和粗壮的榕树,汉人越来越少,少数民族越来越多,同时气候变得更加温暖,植被更加浓密,俨然进人热带地区。从芒市到滇缅公路末端的畹町,只有大半天的汽车路程,从畹町到雷允也只要半天时间即可到达。览桥飞机厂人员去雷允时,滇缅公路刚能通车,砂石路面,窄而不平,极难行驶,同时新被削去的山壁,一遇雨天往往崩塌,行车也相当危险;再加上所过城镇,当时还很落后,甚至还在使用满清时代的小铜钱,食宿条件很差,一路上非常辛苦。当时从昆明到雷允坐汽车得七至八天。

1938年秋的一天清晨,太阳刚从东山升起,阳光透过薄雾,照在一片金黄的田野上,傣家人正在升火做饭,准备换工收割早稻。有动作快的人家,已经三三五五地结伴走向田野。忽然,东南山上的天空发出“轰隆!轰隆!”的震耳声,惊得人们四处躲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少老人跪在地上合上双手口念“撒吐!撒吐!”不停地向佛祖祈祷:千万不要发生天灾人祸。正在慌乱之间,一架飞机破云而出,出现在田野上空,在弄岛、雷允、广罕等地上空低飞盘旋一阵后消失了。真是一场虚惊!雷允的老百姓从此认识了飞机,不再害怕了。事过不久,又飞来两架飞机盘旋,路线与第一架飞机的路线相同,原路来原路而去。傣家人有了第一次的经脸,纷纷走出家门看热闹。飞机飞得很低,有时竟擦着竹稍而过,连驾驶员都看得很清楚,大家边看边议论,有人说,这事一定同打日本鬼子有关呢!大家记起一件事,三月份时,土司官曾每户征派过半元卢币,说是要办一件抗日的大事。而今飞机两次飞临,看来不会假了。与世隔绝、静寂的傣家人开始知道要打日本鬼子的事了。

又过了一个多月,突然来了三个高头大马的洋人,他们到雷允所属的广罕、贺拉及雷允寨一带察看了一遍。不久,土司代办又带着一帮人来到雷允地界实地察看,并住了下来,召集雷允、广罕两寨的乡亲当众宣布:广罕全寨和居住在贺拉的这部分雷允寨居民,须在三个月内全部迁出,新迁地址各自寻找,这一带需要建飞机制造厂,建机场,此事实为抗战之需,望乡亲们体谅。乡亲们一听说是抗日需要,没有不照办的,都在要求日期内搬走了。

紧接着,大批来自昆明的汉族工程师、技师和缅境的工人来到了雷允地界。他们铲划平地,披荆斩棘,砍尽茂密的竹丛,搭盖简易住房,人声鼎沸,使荒芜的山野一片热闹景象。可是到了夜晚,劳累了一天的人们进人了梦乡,而白昼被人声赶跑的虎豹和各种野兽,却成群结队地返回来了。吼叫声令人心惊,刚栽好的水泥桩被拨出倒在地上,草屋顶被抓破,工人家属饲养的鸡尸骨无存。工人们只要看到太阳刚落山,便连忙收工往雷允大寨里跑,到傣族人家避难安身。人兽之间的争斗持续了半个多月。

不久,南畹河对岸的缅甸境内,尘土飞扬,掘土机终日鸣吼不停,两岸人群如蚁,忙着挖土填沟,修筑公路。大小汽车源源不断地来往穿梭,牛车载着碎石、鹅卵石不断地运往工地。这一带的青壮年人,几乎都成了临时工,投人了紧张的修建飞机场的战斗。为了使从仰光海上运来的器材及时运抵雷允,来不及修筑正规桥梁,便搭建便桥,用空油桶连接安放到水面,油桶上面再铺设木板,使汽车能够通过。这样,一辆辆载着钢材、铁索、机器零件的汽车源源驶过,运到了雷允。雷允便紧张地展开了建设厂房、机场的各项工程。

1939年夏,随厂迁移的职工家属从昆明陆续来到雷允,从上海招聘的职工也来到了这里,生活上真是困难重重。这里远离家乡,荒僻边远,交通不便,水土不服,烟瘴丛生,发病率高,令人生畏。少数民族语言不通购买食品.只认缅币(印币)。雷允地区卫生条件和医疗条件差,疟疾、鼠疫、黑水病、痢疾等烈性传染病时刻威胁着职工的健康。初到雷允就发生接连死人的现象。木工车间的技师徐福林4岁的小女儿得了疟疾,死了;一位姓沈的高级职员也死于疟疾,他的家属还在昆明,征求了死者家属意见后,由其弟将其兄尸体装棺材通过滇缅公路运回到昆明。为了安定人心,厂里决定给每个职工家属,不论大人小孩都打防疫针。怕打针的主要是小孩,他们到处跑,抓不到,抓到了也哭闹着不愿打针。医务人员为了不让一个人漏打,便想了些招数。两个医务人员挨家挨户边宣传边注射,一转身,就将手中装有疟蚊的玻璃瓶给该户的孩子看:“这疟蚊刚才是在你家中捉到的!”孩子听了也只好甘心情愿地挨上一针。1939年冬天,雷允厂发生鼠疫,并有人死亡。这主要是疫鼠身上的跳蚤叮咬人以后,将病菌带入人体。人一发高烧,没有药治,只有等死。据有人专门观察,跳蚤蹦跳的高度在6英寸左右,因此为了防病,有人就不论晴天雨天,一概穿长统雨靴,用来防止跳蚤袭击。雨靴的鞋帮高,超过6英寸,加之表面光滑,跳蚤无法在上面停留,对防带疫病的跳蚤来叮咬还是满管用的。这个土办法一传十,十传百,穿雨靴的人便多了起来,即使大晴天,仍然到处是穿长统雨靴的职工、家属。这样折腾了好长一段时间。仅从这几件事来看,可见在雷允的工作、生活,是多么的艰苦,但是大家为了抗日大局,都克服了,坚持了。

雷允飞机厂的全称叫“中央雷允飞机制造厂”。厂址选在一个较为平坦的丘陵地带中间有个平坦的小坝子厂房和飞机跑道就建在这片平地上。南侧,沿东西方向,并列着两座主厂房,各长150米,里边为生产车间和办公室。两座主厂房中间,有两座小厂房,分别作为汽车修理间和材料工具库。北侧,沿东西方向是飞机跑道,宽50米,长600米。再北有一些附属房屋,用作油库和储藏室,主厂房的西头不远处还有一所小厂房,为水电车间。其他房屋都建在周围坡度不大的山坡上,南山坡从西到东是监理处、经理处、供应站、职员住宅、子弟学校、电影院、医院、贩卖部等;西山坡是工人住宅;南面较远山坡上是美国人员的住宅区和俱乐部。所有的厂房都是钢结构,办公室、职员住宅、子弟学校、电影院、医院、俱乐部等是木结构,工人住宅和其他房屋都用竹子搭建。宿舍分为5种类型:(1)小洋楼,美国人居住,一家一幢,另建一幢俱乐部;(2)A级宿舍,高级职员住,一家一幢:(3)B级宿舍,一般职员住,每幢4间,卫生间公用人多的家住两间,人少的家住一间;(4)C级宿舍.单身职工居住,有食堂和俱乐部,共一幢:(5)草屋:技工和一般工人居住。

整个建厂工程分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修筑公路,架设横跨南畹河的临时桥梁,搭造临时房屋,铺设临时水电设施及开拓厂基第二阶段,建造厂房,建临时飞机跑道,建造水电站,铺设水电线路。第三阶段安装生产设备,搭造正式桥梁,修整飞机跑道以及建造各种公用房屋和员工住宅。为了赶时间,这三个阶段的工程有许多是交叉进行的。所有建厂材料大都在缅甸境内就近采购,或从仰光采购经水路运来,生产装备大都从美国重新进口经仰光由水路运来。大约在1939年三四月间,从汉口搬运来的重要器材和从国进口的新装备开始运抵雷允。由于昼夜不停地抓紧施工,使这个在当时相当先进的工厂,只花了半年多一点时间,就在雷允这块原来一无所有的极其偏僻的荒野上建立起来并开始生产,到1939年七八月间,住房和公共设施绝大部分完成,这里已成为一个人烟稠密的市镇。

建厂前的雷允,是一个原始的、封闭的、自然经济的世外桃源。飞机制造厂和飞机场的建立,迅速形成了一个有2500个职工、无数家属子女和临时工的现代企业和集镇,来自美国、东南亚各国、北京、上海、广东、广西、昆明的专家、技师、知识分子、工人、商人云集这里,四周的汉族、景颇族、傣族和缅甸的边民云集这里,四面八方的大米、水果、山菜、米酒、香烟、肉食、日用百货汇集到这里,商店、、旅馆、饭店、食品摊点、百货摊点、药材摊点摆成长龙,银元、铜钱、、美元、卢比同时在这里流通,一个新兴的集市出现了,天天是街子天,夜夜是不夜城,飞机厂的职工同当地老百姓的交往日益频繁和密切。美国人、外省人一看到来自边界附近来赶集的少数民族,衣着五光十色,打扮十分奇异,大感兴趣,上去答讪、拍照。

一天,设计课的工程师、毕业于中央大学的江苏人叶肇坦,在集市上碰见一位老人和一位少女,他们的服装与少数民族和内地人不同。叶肇坦喜爱历史,看其服装,知道是明代初叶打扮,距今已500余年,大骇,始问其详。老汉初时面有惊惶之色,环顾左右,并无危险,又见叶肇坦面善,语气温和,知不碍事也,始坦言道:先祖原先是汉人,明洪武年间为明太祖朱元璋近臣,太祖驾崩,其长孙朱允文即位,是为建文帝,深得宠幸,为朝廷重臣。建文帝削藩,被其叔父燕王朱棣兴兵篡位,史称靖难之乱。都城陷,宫中火起,齐秦等老臣和一干铁心将领化妆为百姓,护着建文帝逃出南京,经湖南、四川抵云南。朝廷发现踪迹,明察暗访,又派云南人三保太监几次人云南察访搜捕。为了逃避朝廷追捕.建文帝落发为僧,云游于名山大寺,飘忽不定,随侍大臣及将军则各奔东西,大都往中缅边境一带落籍,如红河的江外、临沧的果敢、瑞丽的瑞丽江、南畹河以南的缅甸境内,世代相传,直到今天,故衣着打扮、语言都未敢改也。老人说着,遥指南畹河南岸缅甸那边隐隐可见的一座大山道,他们500多年来一直居住在那里,取名唐人寨,有二三百人,讲汉语,行明代礼仪,家里仍藏有一些明代书籍。因他们返回的路远,忙着去采买东西,便告辞了,并未进一步约会.以后也未再遇见。傣族性情最为温良,少女长相清秀,衣着整洁,能歌善舞。她们见飞机厂的男人们衣着讲究,气宇轩昂,和以前见到的内地小工相比,远远不同,是真正的“唐人”来了。在看电影、赶街子的过程中,不少飞机厂的青年职工,包括美国人,认识了许多傣家小卜哨,谈起了恋爱,结了婚。飞机厂结束时,这些傣家女子和丈夫一起到了美国、上海、北京、广东,几十年后,有的还偕同丈夫、儿子回雷允省亲,传下动人的佳话。

经过紧张的建设,雷允飞机制造厂终于在1939年7月开始投入生产,到1940年10月,在1年多时间里.即取得了辉煌业绩:

制造霍克一三式双翼蒙布式战斗机3架;

制造霍克一75式(P-40式机的前身)单翼全金属战斗机30架;

制造莱因单翼全金属教练机30架;

组装CW-21型单翼全金属截击机5架;

改装勃兰卡双翼蒙布式教练机8架;

组装P-40单翼全金属战斗机29架;

组装DC-3运输机3架;

改装比奇克拉夫特单翼全金属海岸巡逻机4架;

大修蒋介石的西科尔斯基水陆两用座机1架。

雷允飞机制造厂的建立和它的辉煌业绩,引起了日军的注意,他们派出间谍前来刺探,以图摧毁这个抗日堡垒。雷允濒临南畹河,河对面便是缅甸南坎镇,日本人派出间谍在这个小镇上开了个照相馆,以此为掩护,向前来照相的中缅职员、劳工打探飞机制造厂的建设和生产情况,街天,日本间谍还混在边民、劳工中到雷允赶集,打探消息,偷拍照片。南坎镇南面的大山,正对着雷允,在这座山上比较容易观察到飞机厂的情况,这个日本间谍便偷偷在这座山的密林里,安装了一部高倍数的大口径望远镜,每时每刻都在窥视雷允厂的一切。一天,这一个观察站的望远镜在太阳下反射出来的闪闪发光的亮点,终于被雷允的傣族群众发现了,他们向警卫作了报告。当天,日本间谍便在南坎被抓到了,不出所料,南坎照相馆果然是日本军方的一个间谍站。

间谍是抓到了,但雷允厂的情报早已送到了日军大本营,大本营下令一定要除掉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中国唯一的飞机制造厂铲除中国空军飞机的补充来源和维修能力。就在1940年10月26日下午1时,日军出动27架大型轰炸机,成品字形编队,从西向东出现在雷允上空实施轰炸。

这一天是星期日,职工正在午休,大家事先都不知道,没有防备。随着警报声,便听到飞机临空惊天动地的轰鸣,一时来不及逃避,大都躺在房屋附近的空地上躲避。当时机场上有一架小飞机在试飞,日本人以为是中国战斗机起飞了,便慌忙提早投弹后溜了。大部分炸弹落在工人住的草房上,立刻烧成一片火海;只有少数炸弹落在厂区,只炸坏了一部发电机。损失较大的是飞机跑道上两架新制的莱因教练机被炸起火,一架康德运输机被炸伤,停在机场上进行大修的蒋介石的西科尔斯基座机被炸伤。人员死伤100余人。

一个边陲奇迹故事---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日机轰炸之后3个月,雷允厂恢复生产工人们分散搭许起多活动房屋把一些较轻便的设备安装在内,用于各车间的临时生产,装配车间安排在离厂区较远的南山机场附近比较安全的地带。至于生产上一些笨重设备,也恢复生产状态,准备需要时以突击形式运转几小时。另外又在靠近缅甸班坎的中国境内,分散搭起一些大竹棚,供监理处、经理处以及各职能部门办公之用。这时员工疏散在外,不敢回厂区居住,为解决员工上下班问题,每天用汽车接送。美国人这时大都回到他们原来的住处。恢复生产后,继续制造几架未完成的美国莱因教练机,其次是修理在机场被炸的几架飞机。

经航委会批准,鉴于雷允地区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决定将重要的装配车间发动机修配部分迁往距雷允约l00公里的缅甸八莫,在八莫建立发动机分厂,扩大生产能力。八莫分厂的建设速度很快,厂房是钢结构,建成后调一大批员工前往工作。6月间,根据航委会指示,又派出一大批员工连同必要的设备运往仰光,在仰光设立临时装配车间,装配一大批美国P-40型单翼全金属战斗机。仰光这时成为雷允厂的重要生产基地。

从1940年10月底被炸到1941年12月初的1 年零1个月时间,雷允厂在仰光装配了P--10战斗机40余架,在八莫装配和检修了一批飞机发动机,雷允地区则主要是继续完成和修复5架莱因教练机、大修康德运输机和蒋介石的西科尔斯基水陆两用座机。

雷允飞机制造厂在中国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期,奇迹般地出现在祖国西南边陲,为中国空军及美国空军志愿队生产、装配、维修了大量飞机,为抗日战争作出了重要贡献,它象征着中国人民坚韧不拔的民族精神和誓将抗日战争进行到底的坚强意志。还值得一提的是,雷允机场成为了陈纳德的飞虎队的战略基地和前进指挥所,陈纳德经常驻在雷允指挥对日空战,取得辉煌战果,不过这是后话。

一个边陲奇迹故事---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评论这张
 
阅读(57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