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雷允飞机制造厂  

2010-03-29 08:36:35|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在云南省国防科学技术办公室任职、组织云南军工志编撰的李渊明先生对在抗日期间“中央杭州飞机制造厂”迁往云南瑞丽雷允飞机制造厂的始末了如指掌:

    1937年8月下旬,杭州遭到日军轰炸后,“中央杭州飞机制造厂”迁往武汉。1938年8月,武汉局势吃紧,“中央杭州飞机制造厂”计划迁往昆明,勘定在昆明北郊菠萝村附近建厂,并已雇用民工平整土地。不料当时的法国政府在日本的威胁下,宣布禁止中国利用滇越铁路从海防进口军用物资。这一条道路被阻断后,中杭厂最后选在滇缅公路末端的瑞丽雷允建厂,厂名改为“中央雷允飞机制造厂”。

 

碎片二:抗战时期的雷允中央飞机制造厂全图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注:本图摘自孙官生所著“陈纳德。飞虎队援华作战纪实”)

 

碎片三:

博客文章摘录/瑞丽雷允机场传奇/作者,北京知青,大朋友  Post By:2009-1-11

    雷允位于德宏州瑞丽市的西部弄岛地区,距离县城约三十公里,地处中缅边境南碗河东侧,广罕寨子的北边。雷允飞机厂的全名叫中央雷允飞机制造厂。是1938年由国民党中央飞机制造厂从杭州笕桥辗转迁此。

    话还得从三十几年前说起,我是北京13中68届高中毕业生,1969年的五月,响应毛主席“屯垦戍边”的号召,来到云南边疆插队,地点正巧在瑞丽县的弄岛附近,离雷允不远。七十年代初,有一天,我去弄岛镇赶街。回来的路上偶然碰上了一位口操北方话的五十多岁老人,见我是北京知青,老人分外热情,便邀我去他住的寨子里作客。他的妻子是一位四十几岁的傣族妇女。见我感到诧异,便对我解释说,他当年是雷允飞机制造厂的员工,只有二十出头,还是一个小青年。1942年日本入侵,工厂大撤退时,便把当时相恋的傣族“小普少”(傣语:小姑娘)也同时带走了。后来,一起来到了北京,在首都民航101修理厂工作。由于有这段历史问题,文革中被清理回老家,无奈原籍早已没有亲人,只好来到老婆的家乡落户。遗憾的是,以后岁月动荡,再也没有机会和老人见面,也不知老人最后的结局如何?

    七十年代中期,我调到雷允学校教书。闲暇时便跑到机场遗址闲逛,在飞机跑道上散步,钻入地下工事和看关人的水牢。由于,当时社会只讲阶级斗争,过去的历史,没人提起,特别是关于当年国民党的一些陈年往事,知情人更是闭口不谈。所以,我对雷允飞机制造厂的来龙去脉知之甚少。 

    这次借滇西一游,重访此地,便要探个究竟。经过多方打听和寻找,终于在瑞丽市委宣传部杨部长的帮助下,我拿到了一本瑞丽市政协编写的瑞丽文史资料选辑,里面就有关于雷允飞机制造厂的回忆文章和厂子的平面图。我简直高兴坏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当天我们就去了雷允。飞机场的遗址上,多年来住着雷允农场的一个生产队。到了现场一看,心里是一片凄凉,作为1989年设立的文物保护单位,保护现状极差。原来的模样一点都没有了。昔日平坦笔直的水泥跑道,已被厚厚的泥土覆盖,坑坑洼洼。到处是年久失修破败的房子,垃圾遍地,私搭乱建的房子左一栋右一栋,把遗址分割的七零八落。只有部分坚实的水泥地面被作为晒场保留下来,露出厚实的地桩和粗大的钢筋。费了好大的劲,我们才在一个院子的角落里找到了滇西抗日战争雷允飞机制造厂遗址纪念碑。并且在纪念碑附近的竹篷下,找到了刻有G.A.M.C  1939字样的水泥基石,这是当年建厂时,刻在墙基上的厂名缩写,中央雷允飞机制造厂的英文名为Gentral Aircraft Mfg Co loiwing。翻译过来就是“雷允飞机制造中心”。这才是中央雷允飞机制造厂的原始标志。

    一九九九年十月,著名美籍华裔陈香梅女士到此参观,回忆她的丈夫陈纳德率领飞虎队在滇西参加对日空战,曾在此检修飞机时,不禁心潮滚滚,热泪盈眶,希望珍惜中美友谊,两国人民世代友好。遗址纪念碑建造于二零零一年三月,是由德宏州政协,瑞丽市政协,德宏州交通局,三单位出资建造。纪念碑占地约三十个平方米,碑是竖长方形,有三米高,顶为出檐式,整体为四方宝塔形状。周围有栏杆,均由汉白玉建造。正面上方刻有圆形飞机螺旋桨标志图案,碑身是“滇西抗日战争雷允飞机制造厂遗址”十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后面是碑文。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为了让大家对雷允飞机制造厂有更进一步的了解,从瑞丽史志上和部分回忆文章上选摘一部分资料,分成四部分:“建飞机厂的原因”,“飞机厂的规模”,“飞机厂的贡献”,“飞机厂的撤退”,算是对碑文的一点补充。

(1)建飞机厂的原因。主要看中雷允这个地方地理环境和交通条件较好。瑞丽气候温和物产丰富。雷允处在瑞丽坝子末端,属于高原丘陵地带,而且这块丘陵地带,较为平坦,四周山丘不高,适合飞机起降。而且雷允又地处中缅边境,隔河与缅甸班坎相望。既能通过滇缅公路与内地连接,又能和缅甸相通。特别是抗战爆发后,西南成了我国的大后方,缅甸又是英国的殖民地,安全性较高。

(2)飞机厂的规模。雷允厂是中美合作,总共投资1500万美金。有员工2500人左右,高级管理者大部分是美国人和国外留学回来的知识分子,多是一些技术专家。车间主任、工段长都由美国人担任。厂区占地五万多平方米,飞机跑道宽50米,长600多米。厂房主体建筑是两大栋工房,厂房是由钢架结构,水泥地面,瓦楞白铁皮的房顶和围墙组成。加工用的机器设备均由美国进口。工厂管理严格,员工上下班必须放在机器上打钟(打卡),员工出入要凭证件。机场有一个武装警卫大队实施保卫任务,外来人员不得随意进入。厂区内设施完善,按员工资历,有不同等级的宿舍,分住在不同的区域。还有俱乐部、邮局、电影院、学校、消费合作社和医院,凡是员工所需要的一应俱全。仅以医院为例,当时医院工作人员达100人,其中高级人员30人,中级人员50人,不但为职工和家属服务,还为当地群众免费看病,服务面达6000人。医院分设门诊和住院部,有病床200张、救护车4辆。设有外科、内科、口腔五官科、儿科,还有化验室、x光室、产房和婴儿室等。各科室主任均聘请的是国内一流或知名专家,医院配有x光机和其它先进医疗设备,药品和器械均系美国空运。药品方面亦有盘尼西林了。要知道盘尼西林当时也是刚研制出来,在美国少校以上军官才有资格享用。由此可见,中美双方对工厂的重视。雷允厂可堪称是当时中国规模最大的飞机制造厂。

(3)飞机厂的贡献。飞机厂曾两次遭到日机轰炸,但仍制造出各种类型飞机一百一十二架,检修陈纳德飞虎队的p-40战斗机,还包括英国皇家空军的飞机和蒋介石的水陆两用座机多架。同时,在弄岛雷武还建了一个飞行场,专门试验雷允厂组装好的战斗机,试飞合格的飞机送往昆明和重庆。1942年的二月,在雷允上空,从雷武机场起飞的陈纳德的飞虎队曾与日军发生空战,击落两架日军飞机。

(4)飞机厂的撤退。由于对前方战事消息闭塞,雷允厂对撤离问题一直犹豫不决。等得到日军占领仰光即将进攻畹町的确切消息传来时,飞机厂的物资还没有完全撤走。为了不留给敌人,无奈之下只有将房屋烧毁,将运不走的设备用炸药炸毁。一个经过多年苦心经营,花了很大财力人力建起的现代化的工厂,顷刻之间化为灰烬。

    综上所述中央雷允飞机制造厂在中国的抗战史上立下了不朽的功绩。

   碎片四:报刊文摘/作者: 许晓蕾(云南日报)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来到偏僻荒凉的瑞丽市弄岛镇的雷允街子,我每每会产生一些错觉,仿佛听到了老人们描述的当年繁华街道上的萨克斯音乐,看到了当年的咖啡馆和舞厅。这个镇的一些老居民至今还保持着吃面包、蛋糕,喝牛奶、咖啡的习俗。若不是伫立在废弃的飞机跑道上,我很难想象这杂草疯长的雷允农场内,70年前曾有过一个全国最大、云南最早、显赫一时的“中央飞机制造厂”,厂子由美国人管理,员工来自印度、南洋和我国江浙广东等地,最多时近3000人。从尘封的历史中,我努力寻找着飞机厂当年生产建设的情况。

    在那炮火连天的1938年12月,日军从东北向华北、华东进犯,由孔祥熙任董事长的杭州笕桥中央飞机制造厂被迫辗转急迁至大后方的瑞丽雷允。据说当时原定在昆明北郊金殿的菠萝村内建厂,由于法国殖民当局受日本威胁,宣布禁止中方利用滇越铁路运输军事物资,只好放弃。考虑到滇缅公路运输便利,距离瑞丽市区30多公里的雷允隐蔽性较强,能避开日机轰炸,在得到英缅当局的合作保证后,“中央飞机制造厂”就在这里落了户。

    当时,雷允还是野兽出没之地,选择这样偏僻荒凉的地区建飞机厂,在中国航空史上也是罕见的。雷允物产丰饶、民风淳朴,与缅甸南坎隔河相望,有直达缅甸重要城市八莫和仰光等地便利的水陆交通条件,便于运输飞机制造中各种进口物资。日后生产出代表当时全国最高装配水平的飞机、聚集了世界各地专家精英的雷允厂,建厂条件十分艰苦,美方的设计课主任格林在1939年写给女儿的信中说:“我们住在竹棚内,屋顶用稻草覆盖,墙壁和地板都是用劈开的竹片制成,踩在地板上会有陷下去的感觉。”

    经半年紧张施工,雷允机厂1939年7月建成投产。套用今天的术语,飞机厂系中外合资企业,美国资本家罕达任厂长,负责技术和生产,最高监督管理机构则是由军人掌管的监理处。飞机厂建筑面积1万多平方米,建有钢架结构铁皮顶的三座长150米的主厂房,包括水电、铸造、发动机装备、修理等专业车间,还有一些辅助厂房,北侧东西向的跑道至今尚在,还建有油库和储藏室,西边还建有水电房,钢架结构的办公室建盖在周围山坡上,资深职员和家属住的是单门独户带浴室的别墅。职员住宅和宿舍由珍贵的柚木建成,工人住房则为竹木结构。当时飞机厂员工的待遇相当好,工资据说由缅甸卢比和法币两部分组成,当地物价低廉,员工往往只需动用卢比就能生活得很好,职员们消费的糖烟酒咖啡之类,全是进口货。

    战火纷飞、枪林弹雨的年代,飞机厂吸引了西南联大和从美国来的留学生等一大批高精尖技术专家前来工作。1941年,飞机厂的中国员工就达到2929人,飞机厂兴旺红火,每天歌舞升平,呈现出令人羡慕的浮华,给弄岛和瑞丽带来了一派都市景象。从1939~1941年,雷允飞机厂共组装生产霍克III式、莱茵式及P—40型军用战斗机,DC—3运输机接近200架,显示了当时我国飞机装配的最高水平。当时工业十分落后,生产所需主要零部件及原料如发动机、钢材、机器、仪表均由美国进口,所产飞机在对日空战中发挥了很大作用。雷允厂修理改装勃兰卡教练机8架,据当年在飞机厂充当警卫队员的程先登回忆说,机身用钢钟(一种质量较轻的钢合金)、飞机翅膀用竹木制成。

    飞机厂还承担着中国军队空军以及陈纳德“飞虎队”及英国皇家空军驻缅部队各种战斗机的检修工作,是当时中国规模最大的飞机制造厂。六十多年前10月底的一天,约36架日本飞机突临机厂上空并进行野蛮轰炸,投弹110枚,厂子和当时繁华的雷允街子变成了一片瓦砾场,大量人员死亡。飞机厂虽然损失不大,但被迫停产。偷袭珍珠港后,1942年,日军由缅甸北犯进入滇西,美国派出空军志愿队100多人,起用50多架战斗机到达雷允飞机场,在滇缅上空与日机展开殊死决战,击落日侦察机1架,战斗机8架,后因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国民党军队的官员早已坐飞机逃之夭夭,雷允机厂奉命仓惶撤走,精密机器设备和枪械用飞机和汽车运走,其余的有的就地敲碎,有的丢弃到南畹河中,厂房和大型的机器设备被电击焚毁,在一声巨响后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盛极一时的雷允机厂转眼化为乌有。

                 

碎片五:深度报道/寻找梦想的边疆/作者,戈叔亚,谭立威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配图/红飞娥,摘自百度)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渐清晰地浮出水面。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尤金妮娅.巴肯女士与周光祚。图片提供者,沈红。贴图/红飞蛾)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上、下,雷允飞机厂全景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重庆号飞机降落雷允机场。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上、中、下,飞机制造厂生产车间。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雷允飞机制造厂 - 畹町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上,见证了70年风雨沧桑的雷允飞机厂烟囱。

  评论这张
 
阅读(23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