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归去来兮,畹町旅游的魂魄  

2010-01-06 17:12:07|  分类: 百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乔乔

  AAAA级风景名胜区莫里热带雨林,位于国家森林公园的南洋华侨机工纪念碑,“少数民族文化重点保护村”回环傣族村寨,占地800多亩的畹町生态园……作为中国最小的城市之一,畹町的景点其实很丰富,可还是有不少游客只把畹町当过境之地。

  原因,或许是他们已经看不到畹町旅游的魂魄。

对畹町桥的膜拜草草结束

  美丽的边境口岸城镇畹町,坐落在云南省德宏州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南部,与缅甸邻邦九谷市一河相隔。面积103平方公里,国境线长28.65公里,居住着汉、傣、景颇、德昂等15个民族.常住人口12000余人,是中国最小的城市之一。

  在一份印制精的旅游资料的扉页上.赫然入目的就只有这么一行字:畹町桥是畹町旅游的魂。

因此,我对畹町旅游考察的第一站定为畹町桥。

  在一次次对《远征印缅抗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的翻读中,一次次对相关畹町史料的查阅中,我早己熟知了这样的一些情况:畹町,傣语为太阳当顶的地方。历史可追溯到汉代,1932年设镇,在艾芜笔下,旧时的畹町是一个三教九流混迹的地方,1938年,滇缅公路全线通车,畹町桥建成,畹町成了声震世界的抗日阵地……

  到达时是10点左右。刚近桥边,一个在那里摆摊照相的人醉眼惺忪地招呼:“来照张相片嘛”,我谢绝,掏出相机正欲拍照,那人又絮叨起来:“哦,你会照相啊!你是哪点(哪里)的?来,我帮你照一张嘛。”刚拍了两张,只听他又说:“照了好些了啊?你是做什么的呀?”

  起初我尚能克制自己,抽空应付他几句,后来就干脆不理会他。只是,静静与桥对望的愿望也就此落空。

  桥边可供游客出入的也就只是一片50平方米左右的空地。实在摆脱不了此公,无奈我逃也似的离开了那里。

  对这座二战期间闻名遐迩的名桥、这个畹町旅游的魂魄的近距离膜拜,就这样匆匆结束。

中缅友好纪念馆,空余种种纪念物

  到中缅友好纪念馆时,里面管理的老人给了我三份打印稿,上面注明是解说词。看我一个人,老人和善地说:“你看去吧,我做事去。”

  也好,这一来我终于得以在陈列室安静地细细浏览那些历史留下的痕迹:那红漆剥落的鼓,那一米多高的音箱,都是1956年迎接中缅两国总理和副总理踏入畹町时用过的。此物依旧,斯人已去,真想让它们再次响起,唤回往日场景,看当年的周总理一行是怎样在喧天的鼓乐中步行经过畹町桥回国;总理曾短暂休息过的房间里,沙发、床等物品一切原样存留,凝神静听,还真有一些对历史场景的想象;诸多老照片,从中可以读出中缅友好的历史……

  从陈列室出来,老人依旧在忙他的,我细看那些打印稿,三份解说词分别是:《1955年邓颖超关切地写信给周恩来》、《首举义旗,运筹帷幄》、《老红军省长刘明辉光荣篇章》。但是逐份通读下来.实在看不出跟总理1956年12月出访缅甸有什么联系,心下疑惑:这样一个纪念场馆,解说词怎么可以这样?

  正自奇怪,老人进来,给了我三张名片,一张是一家经营翡翠的企业负责人的,一张是老人自己的,头衔是“中缅友好纪念馆副馆长”,“xx翡翠公司经理”,看我疑惑,老人解释说,现在的馆是由这家翡翠公司经营的,那些解说词也是老人自己花心思整理的。话至此,那几份解说词不规范也就可以理解了。

  按名片中电话接通了翡翠公司的负责人,聊过之后方知,原来的馆已很破旧,畹町相关部门又没有资金来投入,本来这家企业想买断这个馆的经营权,然而这样一个场馆显然是不适宜买断的,于是经过协商,签订了70年的租期,由当地旅游宣传部门指导经营。问及下一步对这个馆有什么打算,对方回答看前景,看需不需要投资,投资多少。

  或多或少明了了一些,不禁暗暗担忧,把纪念馆交给一家翡翠企业来运作,这个馆的政治意义会不会慢慢消失,抑或,已经消失?

  而倘若纪念馆有一天变成了翡翠馆,畹町旅游的魂魄又将何从依附?

黑山门下,英烈之碑稍显落寞

  黑山门位于畹町东北方向6公里路程处,是抗战时期日军在滇西最为牢固的据点之一,为攻下此据点,我300多烈士长眠于此。到那里时,夕阳西下,站在路边,只往山头一望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我的脖子便酸了:仰角最保守估计也有60度。先辈们,当年你们是怎样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来夺回这样一个阵地?

  在去回环傣族村寨的路口右边是黑山门战斗遗址指示牌,这个我倒是很容易看到了。而碑石所在处的凉亭,因为材料颜色与周围植物的颜色几乎重叠在一起,很不显眼。

  终于见到了那个更不显眼的用黑石砌成的石碑,上有“黑山门”三个繁体字,透着风吹雨打,显出一种悲壮。我近前轻轻用手擦拭碑石,意外发现地上一排密密麻麻的香把,碑中间一个小小的台阶上,静静立着三根红色的蜡烛,我的眼睛一下子潮湿;先烈们,这密密麻麻的香把,这红红的蜡烛,连同我们心中的怀念,足以温暖你们沉睡的冰冷地下么……

  天色已晚,我深深鞠躬:先辈们.我会再来!我更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

边关的记忆须在旅游中复活

  再次回到畹町桥畔,两岸已是家家灯火。只是一座桥.就是两国的界线。看对面的九谷,若不是桥上的“中缅边境,禁止跨越”的告示牌和口岸执勤的武警,不知底细的人,一定会错把他国当祖国。

  曾有人说,打抗战牌、外文牌,畹町旅游并不具优势。我不敢苟同。诚然,远征印缅抗战的景点保山有,怒江有,别的地方也还有。但是,作为当时唯一的陆上抗战生命线,畹町桥此处独有:1942年2月16号经山此桥出国的第一次远征及此次远征的惨败,1945年1月28号的胜利会师和通车典礼,1956年12月15日两国总理经畹町桥步入畹町……畹町桥承载的太多、太多,我想,不管商贸怎样潮起潮落,也不论畹町尚有其他诸多景点,仅凭此桥,畹町也应该赢得越来越多寻梦远征印缅抗战之旅的游客。厚重畹町因此桥才可说厚重,邻邦情谊因此桥曾走过中缅两国的总理而得到诠释。因此,虽说中缅友好纪念馆及其他许多景点的价值挖掘尚需努力,但,畹町桥是畹町旅游的魂,却是毋庸置疑的提法。

  关于远征印缅抗战的边关记忆,一定要在来畹町的旅游中才会完全复活。

——全文整理自《旅游界》2007年第5期(在上网时看到此文,原为实物纸质扫描文件,发现其中对畹町的论述很有特色,于是我对着电脑屏,一字字把全文整理出来,以做参考。)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