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收复畹町后的升旗与通车典礼   

2010-01-20 11:07:45|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寇在畹町边境最后的一个大据点是回龙山。中国远征军集中兵力形成三面包围,日寇仍作垂死挣扎。我连奉十一集团军司令黄杰面示,深入敌人侧后,以炮火控制通往回龙山的咽喉要道。回龙山之敌已成瓮中之鳖。中国驻印远征军已越八莫,迫近芒友,即将切断九谷日寇的退路,因而九谷之敌心急如火,倾巢出动,想解回龙山之围,企图撤出据点逃窜。乘黄昏之际,集中数百人,并以猛烈炮火全力反攻,被我猛、准、狠的炮火阻击歼灭。我对日寇毫不吝啬炮弹,向敌群大量倾泄。日寇白费心机,白送几百条人命。次日拂晓,远征军集中几百门炮火,空军以汽油弹轮番轰炸,终于拔掉回龙山这颗钉子。

  攻克回龙山后,我连即向九谷方向推进。步兵进至九谷附近,我连占领阵地支援步兵前进。我看到回龙山下被围困在山沟的日寇,被友军步兵以手榴弹投炸像打疯狗一样的,几个山沟都在炸“疯狗”,这就是日本军国主义“武士道”的可耻下场。我第九师步兵向九谷搜索前进时,缺乏森林战斗经验,只注意树下和地面,遭到日寇设在树上的机枪射击。后来发现敌人在树上,便把它消灭。日寇机枪是用铁链子拴在树上的,弹药、吃的、用的都放在树上。在九谷南边山坡后,日寇有一门火炮封锁由遮放到畹町的路口。这天下午打了好几发,我在观测站看得很精确,畹町没有房屋,也没见到人影,鬼子可能试射,或者是扰乱射击,到了夜晚停止战斗,整个坝区又呈现出一片寂静。那时候作战好像有一定的规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也休息了,眼望着天空皎洁的月亮,引起我无限的感慨!“把日本鬼子赶出去”的心愿,历尽了千辛万苦,付出了多少血的代价,今天终于是实现了。但是在祖国其它土地上,尤其是东北、华北地区,鬼子依然横行霸道,我喜悦的心情又蒙上了一层阴云,于是取出了我的玉屏箫,看着边关的山影,望着天空的皓月,吹起了“关山月”、“流亡进行曲”,又吹了一支“满江红”,高铿悲壮。我这支洞箫是在都匀炮校时买的,几年来随身带着,在行军作战中,触景生情,借吹箫以寄愁思。

  1945年元月某日上午十时许,好象是“西线无战事”。军长王凌云带一个警卫排,从我观测站下经过,前往畹町右冀友军会师。我再看看从遮放至畹町公路的转弯处,停了不少吉普车、卡车,还有两部轿车,车上下来好几位军官,有的穿着黑马靴,走向畹町的一个广场,到了广场集合在大旗杆下,把日本鬼子的膏药旗拉下来,掷于地上,每个人都上去用脚踩一遍,然后在旗杆前,举手敬礼,把中国的国旗升上去,举行收复国土的升旗典礼。沦陷三年的云南西部重镇——畹町收复了,又回到祖国的怀抱!我眼含着喜悦的泪花,注视着国旗,脑海里回荡着八年抗战的峥嵘岁月!

  升旗典礼的那天黄昏,我连移至九谷,进入阵地构筑工事,日寇那门火炮早已不知去向,第九师先头部队已在芒友与驻印远征军的先头部队新一军会师。我部奉命停止前进,原地待命。从遮放到畹町的公路上,后续部队像潮水般涌向前方。我命士兵搭草棚休息。我连士兵去割草喂马,一个二等兵发现草丛中睡着三个鬼子,他赶快回来叫班长,班长带着几个人,拿着冲锋枪就去了,把三个鬼子围起来,鬼子惊醒了,试图顽抗,中国士兵对仇敌恨之入骨,分外眼红,复仇的烈火充满了每个战士的胸膛,冲锋枪响了,三个鬼子都回“老家”去了。俘获几支步枪,还有一把战刀,按刀把上的刻字,是中级军官用的,一起上缴营部。

  1945年元月27日,远征军在芒友会师后,即回到九谷。这天下午,美军及驻印远征军的机械化工程兵,开到畹町河畔我连阵地附近,用推土机开辟出一大块场地,并搭了一个带顶的大会台,把原先畹町河上的临时小桥拆掉,重新架了一座标准的公路桥。中美工程兵,身穿黄皮衣,连夜下水作业。机械化真快,天亮就通车了。

  28日中午,美国史迪威将军,中国的郑洞国、孙立人将军,远征军各级将领,卫立煌、黄琪翔、黄杰等将军都在台上,部分部队也参加了大会,举行庆祝中印公路通车典礼。行政院院长宋子文代表中国政府讲话,并命名这条公路叫“史迪威公路”。尔后史迪威将军讲话。在台下还有戴红箍大沿帽的随军记者,据说其中也有苏军记者,他们都站在汽车上照像,笑眯眯的,都很随便。我连驻地距大会场很近,四十多米,看得很真,听得很清。开完全会后,开始通车,我就站在公路边上。我驻印远征军部队乘车凯旋归国,首先通过的汽车是新一军的警卫营,一色的美式装备,卡宾枪手枪,一般都是每人两件,美式皮鞋,呢军服,青年小伙子个个都神气漂亮,谁都羡慕,比我们这草鞋远征军好多了。第一辆车上坐着警卫营营长,他是我同期炮科的同学倪泅,喜游泳爱唱歌,在都匀时每天早晨经常听到他唱的“延水谣”歌声,今天在此时此地相见,不胜惊喜,但偶然相遇,时间太仓促,又是在通车典礼的行车途中,他的车不能停,他还执行着典礼任务,只能互相牵手祝贺。这天下午通过了两百多辆汽车,大车、小车、拖车、炮车等都有,至此中印公路恢复畅通,日寇封锁我陆地国际通路的迷梦彻底破灭了,远征的光荣任务胜利完成。

  “峥嵘岁月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中华儿女血染地,收复祖国锦山河。”日寇被驱,与国上下无不欢腾!但是不能忘记,滇西各民族给远征军的大力支持,也是血和肉的代价。油腻的短裤褂,黑色的缠头巾,长长的头发,黑瘦的脸,披着棕皮衣,一个小烟锅,两个小饭团,赤脚爬山涉水,自己缺吃少穿,为支援前方抗战日夜忙,赶着穿着鞋的驮牛运粮。当时艰苦的情景,我记忆尤深,这就是伟大的中华民族,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来源:黄埔杂志      日期:2008-05-23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