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旅途随笔:畹町与瑞丽  

2010-01-19 18:13:51|  分类: 畹町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了怒江桥,我们就向很有名的通商口岸——畹町飞奔。高高的山峦形成曲折迂回的山路,作为国道,路面其实并不坎坷,相反如果没有多折的弯道,那可要算是顶好走的山级公路了。

因了路的平整,我倒可以在车中假寐,就此也可以遥想那个繁华的中国畹町。

车子经过芒市,远远的看去,是一片浩瀚的房子,云贵高原的红色土壤,所卷起的红尘,虽不十分壮观,却也足让人感到芒市的繁华,那么离它不远的畹町就更不用说有多么奢华了。

车子在高大而蓬松的凤尾竹中穿行,沿路穿筒裙的女人多了起来,知道是到了那个喜爱水的民族聚居的地方。对于这象画一样的风景,我总是觉得即赏心又悦目。

当车子停住,让我们下车时,我才发现,车场的前方是一条窄窄的水泥路,而后面周总理与缅甸总统同步行走的美丽壁画,已是影迹斑剥,似乎那些友好往来的过去,已经是古老的画面,而英俊和蔼的总理,与那个戴墨镜的缅甸人的努力只是一个可笑的记忆。因为路上少了通商口岸常见的繁忙,行人的稀少和建筑物的老旧都在告诉我这是一个曾经的集贸城市。

从三棵高耸入云的炮弹棕往下走,仅仅只有二十多步路程,我就看见边检站寂寞地立在眼前,那个一丝不苟的执勤武警,正严肃地钉在太阳底下。不算长的桥,树着半高的桅杆似的翼。没有一个行人,也没有一个商人。高大的海关边检站的房子,还依稀看得出当时的繁荣。路边有几个小小的商店,还有三四个零落的商贩,正在有气无力地向我们兜售着简陋的商品。

走在回程的路上,心里对繁华世事有种触心的疼。不要说凡人世事了,单看这个昔日繁华似锦的小镇,从不依附周边村落的狂傲而今也沦落成昨日黄花的样子,那么还有什么沧桑是人类所不能演绎呢?

车子跑出这个昔日中国畹町,今日瑞丽市畹町镇,我看不出人类加在它身上的名称对它的影响,只看得出人类逐利的本能将其改变得不伦不类。那些隔河相望的村庄和山林,依然静默地生长着,这些往后退去的眼前村庄与竹林也依然蓬勃地绿着,一切不过如此。

车子进入瑞丽,有了畹町的经历,我不再对曾经以为的美丽地方,有何奢想,只是从心里说,一切都是自然生长的规律,好与不好在于心境。于是对这些密密宽宽的公路和层层叠叠的砖楼,我就少了一开始的不适与感慨。这样看瑞丽,我就看到了一样我所没有见过的东西——公开赌博。

在偏僻的寨子里吃地道的傣味,看着蚂蚁蛋白色的样子,不知就里地就往嘴中送,一股腥味冲到喉咙时,胃就开始闹意见,还好没有在饭桌前出洋相。喝口青绿的有着糯米味的茶水,就听见一阵“啰啰,咦么!”还有兵咚兵咚的声音。赶忙跑出去,原来是几个傣族妇女,正在与游客玩拉骰子的游戏,只不过她们的骰子很特别,不是常见的点而是代表她们民族的动物鸡、鱼、还有青蛙老虎,并且成六方皆有。三个大骰子,立在有坡度的面板上,一根小绳一拉得哗啦一下就看你的运气,而下面平板上的人民币就成倍地翻。这样的赌博于我来说是很新奇的,因为没有一个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就象空气一样自然。

其实瑞丽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我们的住处就很能说明它的漂亮。人工修剪的孔雀焦立在空旷的草地上,青绿的景色下,还有一潭热气氲氲的温泉。

在温水里看瑞丽的月与星空,好一个爽字了得。只是我只能将双脚泡在里面,静静地看这异域的天空,享受这异域的美丽。

到瑞丽的大众娱乐场,好一个赌场的气氛,几十台机子前围座着无数年少与年长的男人与女人,而场子外面的骰子声,正此起彼伏地响个不停,黑夜里的瑞丽江看不出样子,对岸的缅甸,不知是否也听得到这样的“繁荣”与“猖狂”。

将脚放在温泉里,我就忘记了这样美丽下面的另类生活。我依然觉得,瑞丽是一个繁华而美丽的城市,可就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然而这里除了拥有傣族所拥有的风景,还有一绝就是这玩转了民族信仰与金钱结合的拉骰子。

来源:澄江信息网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