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我站在畹町桥头  

2010-01-19 17:47:33|  分类: 畹町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集贤

        云南畹町,一个人口不过一万多,地域百来平方公里,与缅甸联邦一河相隔的边陲小镇,因二千多年前的西南古丝绸之路——“蜀毒身道”国内终点而辉耀史册,更因抗战烽火的涅槃洗炼而名驰中外,被誉为“太阳当顶的地方”、“万里边关第一镇”。

        蜿蜒的畹町河上,一座流线形钢筋混凝土大桥偕一座陈旧的钢梁小桥与缅甸九谷市相接,新桥碑书“畹町桥”三个大字,旧桥中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缅甸联邦”界牌,它们是中缅人民友谊的象征,是七十年前那场血与火的殊死拼搏最终以正义战胜邪恶的历史见证。

        我站在畹町桥头,凝视着滔滔河水,沐浴着习习和风,看着这片一河两国、一寨两国、一房两国甚至一张桌子跨两国的土地,看着边贸车辆、集贸边民穿梭往来,心绪不由回到历史的久远……

        我看到,西汉时期,早在人们视角海洋之前,队队商旅便从成都出发,经乐山—犍为—宜宾—盐津而入云南昭通,再经昭通—曲靖—昆明—楚雄—大理—保山—腾冲,下芒市过畹町、入缅甸而直达印度,沿途蹄声得得,马铃叮当,踏出一条堪比西部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西南丝绸之路——“蜀(四川)毒身(印度)道”。迄今,云南沿线多有马帮遗址,在腾冲和顺古镇,更有一间马帮纪念馆,耸立着栩栩如生的马帮塑像。人们追索历史,弘扬对外交流、平等互利的传统习俗。畹町桥,正是这段古老外贸途程的历史记录。

        我看到,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疯狂侵略我国,南京、上海、天津、广州等沿海城市相继沦陷,海上通道堵塞,大批国际援华物资堆积河内、仰光等地,无法投入国内的抗日战争。1937年11月,国民政府果断决定,修筑一条由昆明下关,经保山、龙陵、芒市、畹町出国,进缅甸与仰光铁路连接的“滇缅公路”(因盟军总参谋长史迪威督工,又称“史迪威公路”)。二十万各族劳工连夜调集施工工地,他们用锄头钉耙、畚箕石碾,肩挑手推,栉风沐雨,到1938年8月,仅用十个月时间,就筑成了一条翻越滇西横断山脉的云岭、怒山、高黎贡山等高山大岭,横渡漾濞江、澜沧江、怒江的959公里“铁血通道”,创造了亘古的人间奇迹。然而,为了这条通道,各族民工和技术人员牺牲达三千余众!正像当年的滇缅公路管理局长谭伯英在一本书中写的:“在那些日子里,我们无法知道明天谁将离我们而去。”也像作家萧乾1939年发表在《大公报》上的文章所言:当你“经过这条血肉筑成的公路……可别忘记听听车轮下咯吱吱的响声,那是为这条公路捐躯者的白骨,是构成历史不可少的原料。”是的,当满载援华物资的汽车通过畹町桥入国,隆隆驶过崎岖山路,当十万远征军携带辎重越畹町桥入缅杀敌,承载这千百吨负重的,是各族民工的骸骨,更是中华民族团结御侮的精魂!

        我又看到,滇缅公路虽通,但汽车司机和维修人员奇缺,前方将士望路徒叹。关键时刻,南洋侨领陈嘉庚高举义旗,号召南洋华侨捐资出人,回国投身抗战,三千多侨胞一呼百应,舍家弃业,抛妻别子,`迅速奔赴滇缅运输战线,能开车的开车,会修车的修车,一时交通大振,大批军火物资源源运往抗战一线,这就是有名的“南洋机工”。在畹町桥头,一个压路石碾上至今刻有机工的口号:“万众筑血路,机工谱丹心。远征壮歌行,铸就抗日功。”一位当代诗人写的则是:“南洋机工回国抗战纪念碑落户这里/史迪威公路终点来到这里/畹町因此名扬天下/畹町与历史同在……”迄今,云南的“机工纪念馆”记录有无数南洋机工碧血丹心、撼天动地的丰功伟绩。

        我还看到,1944年,我军强攻松山,日寇大败,旋即我又收复腾冲,再克龙陵,溃败的日军从畹町桥逃回缅甸,为了阻止我军追击,一把火烧毁了连接滇缅的畹町石拱桥。在美国盟军主导下,当地百姓一齐动手,短短时间就架起一座贝雷式钢结构桥梁,我军坦克越桥南下,打得鬼子屁滚尿流。这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钢梁旧桥,它见证了这段辉煌的抗战史,也为日寇的最后崩溃立下了赫赫战功。我抚摸着旧桥中间的中缅界牌,耳畔仿佛还响起进军的冲锋号,听到震天的厮杀声。历史,永远不会消失!

        解放后,我国与缅甸联邦签订协议,在保留旧桥的同时,新建一座长40米、跨径30米的流线形钢筋混凝土大桥,即今“畹町桥”,也称“中缅友谊桥”,各设海关,方便双方车辆往还和边民互市。1956年12月15日,周恩来总理访缅后,与缅甸联邦总理吴巴瑞步行过桥,经畹町到芒市出席中缅友谊联欢会,留下一段“胞波”情谊的佳话,总理过桥照片现在还挂在畹町海关门前,参观者络绎不绝。

        我站在畹町桥头,听流水欢歌,望白云飞渡,听车鸣马叫,看边民笑颜,不由浮想联翩,一支打油诗从心底涌出:

        百载沧桑畹町桥,多少喜怒与哀号。

        边民筑路弃白骨,壮士杀敌大风高。

        最是国心不可侮,堪笑倭儿自作骄。

        迄今犹见贡山柏,崛起华夏更妖娆!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