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海南籍南侨机工身世最为坎坷 国内幸存者仅四人  

2009-12-31 17:55:54|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南籍南侨机工身世最为坎坷 国内幸存者仅四人 - 名镇畹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海南籍南侨机工身世最为坎坷 国内幸存者仅四人 - 名镇畹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壮哉,3000多南侨机工;壮哉,800多琼籍南侨机工,他们为民族生存而战,为拯救国家危亡而来;他们在烽火里出没,在时局中坚撑。可歌可泣,其赤子功勋,将永载史册!

  “海南地方不大嘛,但参加的人数多,这说明海南华侨是对祖国最关心的,是最爱国的,是最革命的。”这是爱国侨领、南侨总会主席陈嘉庚1939年说的话。

  七十年过去,2009年4月,纪念海南南侨机工回国抗日70周年大会在海口召开,陈嘉庚长孙陈立人出席大会,他对琼籍南侨机工爱国爱乡的精神感佩不已。他说:“作为海南的媒体,你们应当大力挖掘、宣扬琼籍南侨机工回国抗战的故事,他们为了国家、民族的独立和幸福勇于牺牲,要让他们的爱国精神永远传承下去。”

  海南籍南侨机工国内幸存者仅四人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侵略者占领我东北三省;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当时的国民政府委托陈嘉庚在南洋招募会开车会修车的机工,组成“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战服务团”,驱驰在滇缅路上,抢运抗战物资。先后有3193名华侨归国,其中原籍海南的华侨有800多名,占四分之一强。战火无情,据史料统计,800多名琼籍南侨机工,他们表现最为英勇,有400多人直接牺牲在滇缅路上,为国家和民族的独立抛洒年轻的生命和热血。

  10月23日,德宏州芒市谢志伟家,当采访小组说明来意之后,谢志伟不无遗憾地说,其父亲谢川周早于几年前去世了。“他就葬在芒市后面的一座小山上。”谢志伟告诉记者,在芒市生活的南侨机工不少,其中海南籍的南侨机工有两人,但都已不在人世了。10月26日,云南畹町王春林家,同样,他的父亲南侨机工王亚文也与世长辞。

  至此,我们的寻找从海南一直到了云南最边境的城市,仅寻访到四位至今尚存于世的琼籍南侨机工,他们是:返乡居住在琼海中原镇的吴惠民、万宁龙滚镇的谢章农;定居于云南昆明的罗开瑚、云南保山的翁家贵。

  “父亲生前告诉我,在滇缅路上抢运抗战物资的海南人很多,他们很团结,表现得尤其英勇顽强。”谢志伟骄傲地告诉记者,父亲谢川周当时还差一点才满18岁,他在马来西亚瞒着叔叔报名参加了服务团。

  当年为救国家、民族于水火,爱国侨领陈嘉庚登高一呼,在华侨中威望极高的他一呼百应,爱国华侨争相报名。而作为侨乡的海南,在南洋的子弟尤其多,兄弟、叔侄争相报名,女子女扮男装报名的感人故事不断现诸于当时的报端。这中间有谢川周、谢森周兄弟俩;罗开瑚、罗豫杰、罗豫川叔侄三人;还有像王馁和、陈邦兴这样的连襟兄弟。海南华侨争相报名的壮举感动了陈嘉庚,以至在他著述的《南侨回忆录》中,还有这样的记录:“有一修机工在洋十余年,月收入坡币二百余元,自甘牺牲,并招同伴十余人,带其全副机器前往”。这位修机工便是原籍海南万宁的王文松。

  南侨机工后代陈勇、陈达娅合著了《再会吧,南洋》一书,书中记录了琼籍南侨机工的英勇与牺牲。800多名琼籍南侨机工有400多人直接牺牲在滇缅路上,还有一些后来由于服务团解散,流落他乡,或病死、或饿死、或下落不明,幸存于世的南侨机工寥寥无几。机工罗开瑚曾告诉记者:“海南人牺牲最多,当时和我一同回国的海南老乡有30多人,至服务团解散时,仅我一人幸存下来。”

  据史料记载,幸存下来的琼籍南侨机工,一部分人返乡;一部分人分散留在云南各地;一部分人参加了远征军后来又投身到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中,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还有一小部分人返回到侨居国。然而,“文化大革命”时期南侨机工屡遭坎坷命运,甚至有人被迫害至死。

  琼籍南侨机工最为颠沛流离

  采访小组在半年多断断续续的寻访中发现,琼籍南侨机工的身世也最为颠沛流离。

  首先,海南由于一直孤悬海外,与当时祖国内地各省份相比,它更为贫穷;再加上,岛屿多渔民,很多渔民出海作业遇难,岛上留下的孤儿寡母也多。所以,许多琼籍南侨机工当初是迫于家庭生计,或者为偿还家庭债务,小小年纪就只身下南洋闯荡谋生。抗战爆发后,海南岛又迅速沦陷,在南洋的海南人大部分与家庭失去联系,远在海南的家人不知道他们是南侨机工。所以,很多琼籍南侨机工在抗战胜利后,甚至新中国成立后,都无法与亲人重新团聚,只好终老他乡,备受思乡之情的煎熬,至死不能一偿还乡夙愿。

  机工罗开瑚就是少年丧父。为了偿还安葬父亲欠下的债,16岁的罗开瑚到马来西亚当了一名洗碗工,靠着自己的勤奋努力,仅仅两年就还清了家里的债务,还帮助家里购置了几亩水田。抗战爆发后,看到祖国招募南侨机工,当时并不会开车的罗开瑚,利用自己的积蓄,偷偷地去学开车,终于学成回国当了一名南侨机工。南侨机工解散后,罗开瑚在云南的下关、大理、畹町、昆明一带流浪,后来又和几个老乡一起凑钱开了家小饭店,才勉强解决了生计。

  陈勇之父陈邦兴坎坷一生更是令人扼腕叹息。陈邦兴8岁时,其父亲不幸去世,他只有替大户人家养牛赚几个铜板,13岁时,少年陈邦兴就到马亚西亚一家咖啡茶馆打工,后来又到美国福特汽车修理行学电工、学开车。抗战爆发,陈邦兴报名参加南侨机工回国服务团,成为西南运输处华侨义勇队的一名驾驶兵。后来他还是一名中国远征军、中国驻印军“二战”老兵,中国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的三野战士,还是一名抗美援朝的志愿军,经历了15年硝烟弥漫的国际、国内战争,仅从这一系列身份的转变,就可以想见陈邦兴命运多舛却又英勇顽强、爱国爱乡的一生。

  还有南侨机工王云锋,他死而复活的故事,他与妻子李雪莲悲欢离合、执手百年的爱情,听来荡气回肠,令人落泪动容。为救祖国于异族铁蹄之下,王云锋放弃了安逸的生活,从新加坡归国当上了南侨机工,几经坎坷,才见到失散多年、已嫁作人妇的妻子。11月18日,王云锋的养女孔美玉告诉记者:“经历许多曲折后,爸妈终于重作夫妻,恩爱到老。”

  可是,与那些牺牲了或者失踪了的琼籍南侨机工相比,他们又是幸运的。正如罗开瑚所言:“我是幸运的,我看到了祖国的胜利,看到了新中国的强大。”

  《再会吧,南洋》一书有341页,却用了90页来刊载复员南侨机工的名册。看着那些年轻鲜活的面容,不禁让人潸然泪下。该书作者陈达娅和陈勇悲痛地告诉记者:“在战乱的祖国,他们是铁血战士,昼夜行驶在山高路陡、炮火不断的滇缅路上,然而,在大时代下,他们又像漂泊的浮萍,命运随波逐流。他们爱祖国胜过爱自己的亲人,有些人甚至连名字都不曾留下。”

  10月26日,在畹町的南侨机工回国参战纪念碑园,采访小组发现:石刻的机工名册上,有的机工有名无姓,有的机工有姓无名。而历史,应该永远记住他们,应该给他们一席之地。800多琼籍南侨机工更应作为海南的光荣和骄傲,加以永远的纪念。

  丰碑永载赤子爱国情

  10月26日上午10时,畹町九谷桥边。这里是滇缅公路在中国境内的起点,畹町工委办公室主任段晓东指着九谷桥说,桥对岸就是缅甸,当年南侨机工就是穿过这座桥,把一车车抗战物资从缅甸运回国内,在1939年3月至1942年5月间,3000多南侨机工不仅运送了10万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还抢运了45万吨军火,抢修了上千辆军、民用车。

  “他们勇往直前,不怕牺牲。抗战后,定居在畹町的南侨机工非常多,其中就有海南籍的。战时,南侨机工甘为国家出生入死;解放后,又废寝忘食奋战在建设新中国的第一线。这种爱国精神,对每个畹町人都有深刻的影响。所以,在畹町经商的黄晓昌认了南侨机工林福来为义父,并改姓林,还捐资350万元在畹町国家级森林公园里修建纪念碑,以慰英魂,以警后人。”

  “青山仰止英雄志,翠柏常慰忠骨魂”、“丰碑永载赤子爱国情,警励后人今勿忘历史”,这是畹町南侨机工回国参战纪念碑园的两幅长联。

  纪念园里,处处苍松翠柏,还有海南常见的高大榕树,遮蔽着南侨机工的英魂,抚慰着他们的乡愁。壮哉,3000多南侨机工;壮哉,800多琼籍南侨机工,他们为民族生存而战,为拯救国家危亡而来;他们在烽火里出没,在时局中坚撑。可歌可泣,其赤子功勋,将永载史册!(范南虹梁昆) (来源:海南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