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中缅一城两国奇观 万里边关文化名城

 
 
 

日志

 
 

南洋机工后人重聚滇缅口岸祭奠先辈 91岁南洋老机工再回畹町  

2009-12-31 17:1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洋机工后人重聚滇缅口岸祭奠先辈 91岁南洋老机工再回畹町 - 名镇畹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南洋机工后人重聚滇缅口岸祭奠先辈 91岁南洋老机工再回畹町 - 名镇畹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91岁的南洋机工吴惠民向纪念碑敬礼

  

南洋机工后人重聚滇缅口岸祭奠先辈 91岁南洋老机工再回畹町 - 名镇畹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南洋机工的后人们在纪念碑下高唱《告别南洋》之歌缅怀先烈
 
南洋机工后人重聚滇缅口岸祭奠先辈 91岁南洋老机工再回畹町 - 名镇畹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南洋机工陈爵的遗孀看到纪念碑刻激动落泪
 
南洋机工后人重聚滇缅口岸祭奠先辈 91岁南洋老机工再回畹町 - 名镇畹町 - 边关名镇 中国畹町

  南洋华侨机工后人重走滇缅路

 “采一些新鲜的花朵放在这里,安慰这些可赞美的民族英雄的灵魂……你们生前的奋斗精神,死后足可以以其灿烂辉煌彪炳史迹。”萨克斯低沉婉转,一名身着南洋华侨机工工服的中年男子矗立风中,在音乐声中深情朗诵。

  昨日上午,中国边陲名镇畹町,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日纪念碑前,一束束金黄的菊花,一个个五彩的花环,来自缅甸、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国内广西、海南、四川、黑龙江、云南等省区的南洋华侨机工(以下简称南洋机工)后裔以及畹町当地群众,分别上前敬献鲜花,深切缅怀抗战英雄。

  忆战友

  近1/3路上牺牲

  上午10点,畹町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日纪念碑下,来自海内外的上千民众自发聚集到著名华侨领袖陈嘉庚的雕塑前。礼炮响起,众人拿着鲜花列队敬献英雄。由中共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州委、德宏州人民政府主办的南洋机工回国抗战70周年纪念活动在此举行。著名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长孙陈立人亦出席了纪念活动。

  一身黑色老款西装,头戴宽沿大礼帽,手握一把做拐棍的大伞,眉毛花白,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今年91岁高龄的吴惠民老人,是此次参加南洋机工回国抗战70周年纪念唯一的南洋机工。

  “今天,我看到这么多的人,来看望我们南洋机工,我感到很高兴。”站在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日纪念碑前,面对着围得水泄不通的前来缅怀英雄的群众,吴老明显很激动,声音颤抖,拿着讲稿的手亦在颤抖。

  吴老告诉记者,他是坐火车从海南到昆明再坐车到畹町的。吴惠民出生于海南,3岁丧父,在母亲含辛茹苦的养育下长大。1934年,吴老15岁时,母亲把吴惠民送到南洋跟随叔叔谋生。随着抗战的爆发,吴惠民决定回国投身到抗日救国的一线去。刚好此时新加坡南侨公会主席陈嘉庚先生号召有技术、懂开车的华侨工参加华侨机工团归国支援抗战,吴惠民随即报名参加抗战。

  1939年8月14日,这一天,作为第九批回国的南洋机工吴老到达设在昆明的西南运输公司。南洋机工们驾驶汽车奔跑在炮火连天的滇缅公路,为国内抗日战争源源不断地输送着物资。不少南洋机工将热血洒在了这片日后被称为“抗战输血管”的土地上。“为了祖国,为了民族,死都不怕,我们不后悔。”吴惠民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除了运输,机工们还要担负修理被炸坏的汽车的任务,我们在滇缅路上行车异常艰苦,不仅山路崎岖难行,路上野兽众多,还要躲避日本人的飞机。”3000多南洋去的华侨机工,有近1/3在路上牺牲了,1/3抗战结束后回到了南洋,还有1/3活着的机工留在了祖国。

  1940年,吴惠民结束了滇缅公路上时间不长的运输任务后,被当局派往重庆机械制造厂第二厂当修理工、驾驶工,聪明好学的吴老经他人推荐和保送,考进了黄埔军校17期,从此开始了他的军人生涯。从排长晋升为连长,最后当上了降落伞部队的队长,到广西打日本。抗日战争结束后,吴老回到了海南岛,开始了他的农耕生活。

  说起当年战斗过的地方吴老很是感慨:“变了,一切都变!畹町以前很多茅草房,现在却是很多高楼大厦。”对于现在的生活,吴老表示儿孙满堂,闲享天伦之乐!

  忆长辈

  抗战英雄好“子弟”

  “如今,躺在这里,可以永恒的安息了!采一些新鲜的花朵放在这里,安慰这些可赞美的民族英雄的灵魂。”诗朗诵的男子叫李瑞武,昆明人,其所朗诵的诗是一名缅怀南桥机工人士于1940年9月所作的《民族英雄的墓前》,却恰如其分地应景昨日现场。

  李瑞武介绍,其父李宝林是马来西亚华侨,1938年底受爱国华侨陈嘉庚号召,回国支援抗战。当时1937年“七七事变”后不久,中国与国际联系的陆海通道绝大多数被日军封锁,滇西20余万民众历时9个月以血肉之躯开通了近千公里的滇缅公路,成为我国与国际联系的唯一陆路交通要道,大批国际援华物资源源不断沿此运往国内抗日前线。随着战事的发展,滇缅公路运量陡增,一时驾驶员、维修人员大量匮乏。

  “在‘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主席陈嘉庚先生号召下,来自马、新、泰、缅、越、菲、印尼等地的3200名南洋华侨青年机工,组成‘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战服务团’,于1929年2月~9月分9批回国支持抗战。我父亲那一批共32人,组成了一个机艺工程队。”李瑞武告诉记者,这些都是他从档案馆查来的,因为父亲生前从不跟子女提及南洋机工的事情。

  “父亲1984年去世后不久,《云南日报》刊发了一篇关于南洋机工的稿子,我把当天的报纸拿到父亲的坟头,念给父亲听,焚烧了给他,以此祭奠父亲。”李瑞武声音哽咽,就此打住。他穿的南洋机工的工服上,有“军事委员会西南运输处华侨先锋大队一等驾驶兵”字样,前一天晚“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战70周年”纪念晚会上,他与30余名南洋机工后裔穿着这身工服表演的话剧《南洋机工永远的丰碑》,令在场的每一位观众无一不动容垂泪。

  “我父亲平时也不提南洋机工的事,但常有一起抗战的朋友来看他,但多数讲广东话,我只能偶尔听懂一两句。”畹町市民王春林的父亲南侨机工王亚文是第四批归国抗战的新加坡华侨,归国前供职“新加坡英国皇家消防队”。

  “我父亲的名字在这里。”王春林在纪念碑的背后指给记者看。王春林告诉记者,2002年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筹备在畹町建立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日纪念碑,他从最开始就参与,2005年落成后,“我心里终于可以安定些了”。

  忆母亲

  南洋机工“花木兰”

  昨日中午,畹町的名镇广场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战图片展吸引了众多群众观展。其中,一名叫李月美的女机工的身世尤其吸引了群众的关注。

  “她是我母亲。”听到一个哽咽的声音,记者回头看到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眼眶湿润,眼睛并未从展板上移开,她给记者讲述了一个南洋机工中的“花木兰”的故事。

  老人叫杨善国,海南人士,今年61岁,南洋女机工李月美是其母亲。据杨善国介绍,1938年陈嘉庚先生号召南洋年轻机工回国抗战的消息传来,自己的母亲李月美当时在马来西亚,也被这股爱国热潮所鼓舞,兴致勃勃地前往筹赈会报名,不料却遭到了拒绝。

  不招收女机工,怎么办呢?难道女人就报国无门吗?李月美心里不服气。她想起在华侨学校读到的中国古代“木兰从军”的历史故事,自古就有女扮男装上战场的巾帼英雄,千古流芳,难道不值得后人效法吗?她于是瞒着家人,以一个铁血男儿的身份,报名参加归国支援抗战,就此踏上了抗日救国征途。

  “母亲在机工队里表现很出色,既有男子的粗犷,又有女子的精明。刚开始,没人知道她是女儿身,直到在一次事故中遇到了我父亲。”据杨善国介绍, 1940年的一天,母亲因公在滇缅公路一急转弯处不慎翻车,身负重伤,脑部震荡。幸亏过路的南洋机工车队及时发现,海南籍南洋机工杨维诠奋力抢救,把她送往医院急救。1个月后,母亲康复了,并对杨维诠的诚实与善良深有感触,两个司机就此相爱。

  此事经媒体披露后,轰动一时。李月美被誉为“当代花木兰”,廖仲恺夫人、著名社会政治活动家何香凝女士为表彰其爱国精神,特题“巾帼英雄”四个大字,赠李月美作永久纪念。此后,她改当护士,成为白衣天使,直到抗战胜利后复员回到缅甸。

  “母亲很注重对我们兄妹的培养,虽然长期在国外,但我们兄妹的国语都没有丢过。”杨善国说。

  记者 戴川 黄雪飞 项陆才 摄影报道(春城晚报)(此文转发网上相关报道,事先未征得作者同意,敬请见谅)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